布拉格 > 其他小说 > 在综漫世界当官方究竟是为了什么 > 第88章 第 88 章
    若松凛推开咖啡馆大门, 立刻听到了店员热情洋溢的“欢迎光临”的致词。(♀手机版om)

    这家right coffee位于樱田门附近,是距离警视厅最近的私人咖啡馆,主打经营咖啡和搭配的点心, 对酒类和正式餐点则不是那么擅长, 所以虽然距离警视厅不远,中午却很少有男性警员过来消费, 店中偶尔坐的几个西装革履的男性, 也大多是来自法务省或外务省机构的公务员。

    若松凛今天之所以会出现在这儿,是因为办公室咖啡机不巧坏了, 而平日为她跑腿的樱子, 恰好有业务考试不在,她懒得吩咐办公室其他人,毕竟不是人人都如樱子一般机灵又办事稳妥, 清楚她喝咖啡与搭配甜点的口味, 故而午休时间一到, 她就亲自跑过来了。

    可一进门,若松凛就察觉到今日店内的气氛与平日不同,似乎格外热烈, 客人数目更多, 且多为年轻女性。

    她稍稍巡视了几眼,很快就从人群中找到了那个唯一的变数,不仅因为对手是店内几乎所有女顾客的视线中心, 而是因为那个正对着客人散发魅力的帅哥她很眼熟, 眼熟到前天才刚在帝丹高校停车场见过,正是安室透。

    原来这家伙之前神神秘秘说保密的是这个啊, 还真挺惊喜的。

    算上初见在酒店那次, 这已经是若松凛第三次见到安室透在餐厅、咖啡馆等地方当服务员了, 他好像乐此不疲,对于频繁在此类场合打工,非常习惯的样子。

    同时,她不得不佩服降谷零的胆大,居然敢在这里找工作,他是真不怕被几位熟人好友碰见,认出来吗?毕竟right咖啡馆与警视厅的直线距离不超过八百米,说不得哪天上班路上就凑巧碰见了。

    不过距离这般近也不是没好处,至少他想和风见交流情报就会很方便,警视厅在皇居樱田门对面,附近有不少面积不小的开放式公园,平时公园人烟稀少,非常利于观察四周有无跟踪的人影,用来接头交流情报最适合不过。

    排在若松凛前面的是一名穿黑西装的女子,从西装材质和上了半天班仍未产生一丝褶皱的面料来判断,这位显然是一名生活档次很高、非常讲究的女精英,可这位女精英此刻反常地拉住安室透询问不停,请求他给予参考意见,仿佛见到帅哥就花痴走不动的jk一样,完全丧失了平日的精英风范。

    若松凛不用看表,都能估算出光她左右踌躇,询问商讨浪费掉的时间,至少有五分钟了,这无疑耽误了后面所有排队人的时间,若松凛就听到背后有人对她的抱怨声了。

    抱怨的声音不小,至少被安室透美色所迷的这位女精英明显听到了,动作一顿,最终还是觍不下脸装作没听见,采取了她最初尝试的菜单搭配。

    若松凛则和她形成了鲜明对比,刚一站到柜台前,就不假思索地道:“一杯拿铁,一整个草莓夹心蛋糕。”显然早就想好了要点的菜单。

    安室透迎上她眨了眨眼,面上的营业笑容都真诚了几分,万幸还记得保持住彼此不相熟的客气口吻:“好的,请您先到这边买单,稍后我们会让专人送过去。”

    事实证明,此举非常有先见之明,因为正当若松凛往买单柜台走时,前头那位女精英刚好买完单侧头,与若松凛对视个正着,不由惊呼:“若松凛?!”

    会用这种隐含不服气的语气,连名带姓唤她的,有且只有她大学法学院的那名同学,不知道为什么一直看她不顺眼的高越智子了。

    *

    如果高越智子有读心术,此刻能够看到若松凛的心理活动,肯定要被她气吐血。

    为什么会看她不顺眼,若松凛就是因为一直这样没有自知之明,才会让她如此愤恨。

    大学四年,只有若松凛提前毕业后的那一年,她拿到了法学院第一,其他整整三年,她都一直屈辱地位居于她之下,无论她多么奋发努力地读书,若松凛都始终如一座高墙般屹立在那里,让她无法逾越。

    明明就只是个衣食无忧的大小姐而已,完全不知道第一名、奖学金和各种活动奖章,对她这种出生平民阶层的人而言有多么重要,她付出那么多汗水还不一定能得到的东西,对方却不屑一顾,甚至在教授找寻她参与课题时,以没时间这种可笑的理由婉拒。

    不过工作了三年,25岁的高越智子已经学会了掩饰自身情绪,可以在偶遇不喜欢的老同学后,仍然保持住矜持的微笑邀请对方共坐一座。

    虽然事实是,right店内今日客人太多,已没剩下多少空位了,二人只好拼桌。

    “好久不见,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

    高越智子抿了一口侍应生倒给客人的柠檬水,身姿优雅地靠在椅背上。

    以这句话作为分别四年的老同学的开场白,至少比刚才若松凛那三个字礼貌多了,看来社会历练对高越智子影响挺大的,刚才一照面,若松凛差点没认出这个画着精致妆容的女子是她的老同学。

    “当年毕业后,我入职了警视厅,学院里应该都知道吧。”若松凛同样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回复了高越智子那句寒暄。

    若有旁观者在此观察她们二人就会发现,同样的动作由她做来,就是比高越智子多了一种浑然天成的味道,那是由长时间的教养熏染出来的独特气质。

    高越智子眉梢一挑,用非常笃定地语气说:“知道归知道,当年你入职警视厅的消息,可是惊掉了学院里一地眼镜,不过所有人皆认为你不会在警察系统久待,大概干个二年就辞职回家进入家族企业,或者转职进入法务省工作,没想到……”她扫了一眼若松凛别在领口的朝日影徽章,那正是警视厅的独特标志。

    若松凛替她说完未尽的话:“没想到四年了,我还在警视厅没辞职是吧?”

    高越智子耸耸肩:“若松警官,你这可不能怪我,谁让你每次同学聚会都推托不到场,虽然有人传你还在警视厅,这不是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嘛。”

    “屡次放鸽子是我不对,可案子可不会看我有没有同学聚会,每次都恰巧撞上,那是天不成全美事。”若松凛当然不会听不出她的阴阳怪气,却也懒得与她计较。

    “打扰一下。”

    清澈的男音打断了两位老同学的叙旧,若松凛和高越智子抬首望去,就看见刚才点单的帅哥服务员一手端着一个盘子,对她们笑得灿烂,“这是两位客人点的东西,一杯热美式与抹茶慕斯,一杯拿铁和草莓夹心蛋糕?”

    高越智子当即红了脸,她咳嗽了两声,才堪堪维持住平日工作时的面孔,不至于太过失态,“是、是的,你放桌面上吧。”

    若松凛则是对安室透微一颔首,算是表达了没错的意思。

    安室透将东西一一稳当地放置到二人身前,微笑着示意道:“请两位慢用。”然后才告辞。

    高越智子恋恋不舍地瞅着他的背影,直到他回到柜台内,才收回目光,这个帅哥服务员长得与在初中时代从校园欺凌中救她的学长非常相似,几乎一模一样,要不是姓名不同,她差一点就认错了。

    “你若是喜欢他,何不直接展开追求?”若松凛抿了一口拿铁,苦涩的咖啡味入口,眉梢不禁微微一皱,心中奇怪,读书时没见高越智子对帅哥表现出非同寻常的兴趣,怎么工作几年忽然转性了。

    “不了,”高越智子先是叹了口气,哀悼了下自己遍寻不着的初恋,随即断然拒绝了若松凛的提议,“我现在是法务大臣樱川幸子大人门下的第一秘书,一举一动都代表着樱川大人的脸面,需得更谨言慎行才是。”语气中的骄傲,溢于言表。

    法务大臣代表着什么?

    若松凛自然清楚,日本的中央行政部门称呼为“省”,法务大臣则是法务省的最高长官,短短三年,高越智子便能做到一省最高长官的第一秘书,其受到的重用可见一斑。

    而高越智子言下之意亦很清楚,她如今正在试图阶级跨越,成为实权政治家的亲信,未来青云可待,这种情况下与没有体面工作的人交往,显然不得体,纵使对方是绝世大帅哥也一样。

    然而她不知道安室透的真实身份是降谷零,是隶属于警察厅下的精英公安警察,并非是没有稳定工作的穷小子,某种意义上,他的工作甚至比她目前还体面。因为高越智子的第一秘书听起来地位高超,其实受雇于法务大臣个人,由私人支付薪水,自然没有精英公务员的薪水高。而高越智子之所以愿意干这个“低”薪的工作,正是看中其政治前景,期待将来樱川幸子的提拔。

    若松凛不得不为高越智子的坏运气叹气,若过个一两年,降谷零已结束卧底任务回来任职,换个场景相识时她若是这个表现,说不定警察厅的高层长官为了和法务大臣拉好关系,会很乐意保媒,下达任务让降谷零去与高越智子相亲呢。

    不过高越智子这样将自己目前的工作道出,不仅是为了在老同学面前与安室透撇清关系,更主要是让若松凛知道,她如今已今非昔比,不再是往日的贫苦女大学生了。

    然而若松凛完全不按常理出牌,既没有因为她此话酸溜溜地挤兑她两句,也不像别人听说后那般奉承巴结她,她只是很平淡地“哦”一声,道了句恭喜,然后就开始开动她那个蛋糕了。

    高越智子只好继续刺她:“你食量还是和从前一样,一个人能吃掉别人七八个人的量。”

    对比她碟子里那一小块抹茶慕斯,若松凛面前一整只8寸的蛋糕简直就是庞然大物了。

    “哪里哪里,”若松凛说着咬了一颗草莓,幸福得眯起了眼,“毕竟吃不胖的体质和出身一样,都是老天爷赏的,别人羡慕不来。”

    气得高越智子眼睛都要红了,如果不是记得这里是公开场合,法务省的人不少,她恐怕都要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了。

    *

    “樱子,考试如何了?”

    下午,当北川樱子踩着上班时间前一刻进门时,迎接她的是上司的亲切慰问和推过来的一个档案。

    “谢谢若松小姐关心,我感觉这次测试表现不错,应该能高分通过。”优等生樱子笃定地说,拿起桌面上的档案问,“若松小姐,这是什么,新任务吗?”

    “没错,”若松凛等樱子拆开档案,看过第一页,才接着道,“高越智子,东**学院毕业,结业成绩当年第一,目前是法务大臣樱川幸子的第一私人秘书。”

    “这个履历好厉害……等等,”樱子扫了一眼对方在东大读书的时间,“这么说来,她岂不是若松小姐你的同学?”

    “没错,”若松凛点头,“不过樱子你不用避讳我,尽管调查就是,我现在初步怀疑,高越智子也是那个组织收买的noc之一,虽然在之前那份名单上,并未出现她的名字。”

    或许,高越智子不是noc,而是组织看好的未来潜力股?毕竟法务大臣的亲信,扯着大旗狐假虎威也能做成许多事。

    若松凛很清楚高越智子的家境,毕竟对方在大学期间曾经长时间打三份工,她有次故意拒绝掉教授邀请的实践课题,就是因为那个课题教授会给与参加的学生成员部分补助,对高越智子是非常有益之事,顾及对方的自尊心,她才以那种方式让出名额,可最后不知为何,好像还是被对方记恨了。

    但若松凛此次要求樱子调查高越智子,完全无关私人恩怨,而是因为中午在咖啡馆她就发现了,高越智子穿的太好了,她现在的生活档次与过去判若两人,可据她所知,像私人秘书这样的职业,纵使是一省长官支付的薪水,也不及精英公务员高,完全负担不起她购买消费那件西装。

    除非高越智子在第一秘书的工作之余,还有别的特殊收入来源,可这点若松凛中午已经让诺亚初步排除了,剩下的只有——

    “高越智子有不明资金支持,这一点我已确认,且排除了感情、意外获奖等特殊金钱来源,樱子你将她放入长期监视名单,不要惊动对方,和其他任务目标一样处理即可,如果发现什么异常,再及时通知我。”

    樱子拿起档案:“是,我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