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 > 其他小说 > 小祭司的暴君饲养日记 > 第131章 第 131 章
    舒尔特城的发展已经逐渐步入正轨, 城内的建筑工程如火如荼,随着城民消费能力以及北地安全性的提高,越来越多的商队涌了进来。(om♀手机版)

    恰好处于周边数个国家之间的舒尔特城, 逐渐成为新兴的各国商队交易中心地域。

    萨尔狄斯在斯顿大草原扫荡了三四次, 袭击了不少的部族,抢夺了大量的财物, 尤其是其中一次, 他竟是直接抢了斯顿人的一座金矿。

    斯顿人不过没试过举兵来报复,但是都被萨尔狄斯率军击溃在国境之外, 损兵折将,败落而归。

    最终, 斯顿人无奈地认识到, 这位王子已经完全成为了他们的克星。

    就算他们嘴上不说,但是不少人心里已经对这位王子产生了畏惧心理。

    那些斯顿将领在遭遇萨尔狄斯的时候,再也没了对待他**队的狂傲和不屑, 反而心底发憷。

    将领都是如此,更别说底层的斯顿士兵了。

    由此导致的后果就是, 每次萨尔狄斯率军和斯顿大军对战, 斯顿军队气势上首先就弱了半截。

    如此恶性循环, 斯顿人在萨尔狄斯手下连吃败仗, 萨尔狄斯的威名几乎响彻了整个斯顿大草原。

    斯顿人对这个名字望而生畏,但是他们慕强崇强的天性又让他们忍不住生出对这位王子的崇敬和敬畏之心。

    斯顿人中盛传着, 萨尔狄斯王子是魔神转世人间,是不可打败的。

    到了后来, 甚至出现当萨尔狄斯现身于某个部族之前时, 那个部族直接全族投降, 这种让萨尔狄斯都错愕不已的事情。

    其实, 发生这种事情,除了他的威名太盛让人惧怕之外,也与这个部族正处于冬季时期、缺乏粮草物资导致族人生存困难有很大的关系。

    但是,不管是不是机缘巧合,这件事更是将萨尔狄斯的名气推向了巅峰。

    现在不止是波多雅斯和斯顿,大陆上其他的国家也全部都知道了这位骁勇善战的年轻王子。

    冬天到来,舒尔特城还算好,但是对大草原上的斯顿人来说,这个冬季过得极为艰难。

    大草原的冬季一贯严酷,以往的冬季,斯顿人早已通过掠夺波多雅斯以及他国储存够了让他们过冬的粮食和物资。

    但是这一次,他们不仅没有掠夺到足够的物资,反而被萨尔狄斯抢夺走大量的金银财物。

    这一年的冬天让斯顿人忧心忡忡,这样下去,恐怕会冻死饿死无数斯顿人。

    而在此时,弥亚劝住了萨尔狄斯,让其停止对斯顿大草原的掠夺。

    他的理由很简单。

    狗急还会跳墙,若是萨尔狄斯再这么逼下去,斯顿人彻底没了活路,恐怕会不管不顾地和舒尔特城拼个你死我活。

    于是,斯顿人惊喜地发现,进入冬天后,那个魔神停止了对他们的掠夺。

    又过了不久,他们又发现,波多雅斯人在两国边境的交界处建立了一个大市集。

    同时,那位萨尔狄斯王子放出风声,说是允许斯顿人来这个市集里交易。

    他们可以拿金银、毛皮、牛羊肉、牛羊奶之类的东西来交易粮食、御寒衣物、盐、香料陶器等等他们急需的物资。

    其实斯顿大草原上的特产在其他国家很受欢迎,只是因为斯顿人几乎没有贸易这个概念,也不屑于和他们看不上的弱者交易,以往有商队试着去大草原和他们交易,都被他们直接抢光杀光,由此导致的结果就是,再也没有人不惜命地去找斯顿人交易。

    由此导致的另一个结果是,大草原上的特产在其他国家都是供不应求,所以价格极高。

    如果是其他的国家或者其他人放出这个风声,斯顿人是不会相信的,甚至会直接去把那个市集上所有的东西抢完就走。

    但是萨尔狄斯放话那就不一样了,斯顿人几乎已经被萨尔狄斯打服了,自然不敢乱来。

    而且他们也不会认为那是萨尔狄斯设下的陷阱,因为他们觉得,那位煞神想要杀人完全有本事直接杀上门来,没必要拐弯抹角地弄这些。

    于是,斯顿人高高兴兴地拿着大草原上的特产跑去市集换东西了。

    在萨尔狄斯威名的震慑下,他们在交易时都非常老实。只是这种老实也就对着萨尔狄斯庇护下的市集,对于那些想要分一杯羹、于是进入大草原试图主动与他们交易的他国商人,这些斯顿人瞬间就变成凶狼翻脸不认人。

    至此,舒尔特城完全垄断了与斯顿人的交易。

    舒尔特城的商队利润再度暴涨。

    只是,就连暗中主导这件事的弥亚也没有想到,市集的开放还得到了一个意外的好处。

    那就是萨尔狄斯的名声在斯顿人之中突然变好了,这些被萨尔狄斯打得有了斯德哥尔摩症状的斯顿人在稍一得到好处之后,立刻就忘记了自己被萨尔狄斯按在地上摩擦的惨痛遭遇,反而对萨尔狄斯越发崇敬了起来。

    这天下午时分,难得阳光还不错的一天,萨尔狄斯正陪着弥亚在庭院中喝下午茶。

    虽然他完全不知道那甜得腻死人的果汁和甜点到底有什么好吃的。

    撒在甜糕上的碎碎的果仁沾在手指上,刚吃完小甜糕的少年下意识去舔。

    一手撑着下巴坐在一旁的萨尔狄斯瞅着那红红的小舌头舔指尖的模样,不由得心里一动。

    他想,那粉嫩的唇之所以尝起来那么甜美,是不是就是因为吃了许多甜点的缘故。

    如此想着,心里不由得微微发痒,他瞅着弥亚专心致志地吃甜点,没注意自己,就悄无声息地凑过去。

    他正要趁对方不注意一亲芳泽,突然外面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殿下!”

    纳迪亚粗壮的嗓门远远地就传了过来。

    快步走来的将军一双浓眉皱着,将手中的一张纸条递给萨尔狄斯。

    萨尔狄斯瞥了一眼,下一秒眼角上扬,脸色微冷,目光更是透出一抹锐色。

    他转头,眺望向西南方。

    起风了。

    巨大的风浪咆哮着,袭向波多雅斯的海边。

    …………

    ……………………

    波多雅斯王城的冬季从来都是温和的,但是这一次,波多雅斯人注定要度过一个严苛的冬季。

    先是庞维城火山爆发,将整个庞维城埋在地下,两万人丧生在其中。

    一万多的幸存者在一个不知名的少年的带领下,前往舒尔特城。

    在火山爆发的数日后,波多雅斯西方海岸地地域突然爆发大地震。

    地震波及的范围及其广大,西侧那一片海岸线上的城市几乎都在震区之中,或多或少受了灾。

    地震之后,海啸随之而来。

    呼啸的海浪给那些原本在地震中受灾较轻的城市造成了极大的损伤,对那些在地震中受灾严重的城市来说更是雪上加霜,城市几乎就此毁于一旦,哪怕王城尽全力救灾,依然有无数难民流离失所。

    沿海的海上商贸更是遭受到严重的打击。

    然而,这还不是结束。

    当天灾过去数个月后,冬季降临之时,**来了。

    这一周里,王宫已接连收到两封战报,西边海岸线的沿海城市接连遭到了来自海上的袭击。

    一开始众人还以为是海上的那些海盗做的,海盗们趁着地震损坏了波多雅斯沿海的海军港口以及防御设施的机会,袭击沿海城市掠夺财物。

    但是,随着第三封战报送达,王宫中的气氛陡然紧张了起来。

    王宫的政事厅中此刻非常安静,王太子帕斯特坐在主座上,文官武将分列两侧。

    气氛有些压抑,众人的神色都颇为凝重。

    他们已经从最新送达的战报中得知了,不断袭击沿海城市的势力并不是他们想象中零散的海盗团体。

    袭击他们的,是海上民族。

    海上民族,一个让近海的国家闻之色变的种族。

    这是一个奇特的民族,没有人知道他们的来源,有人猜测他们来自于大海中那无数的海岛上。

    这个民族并没有固定的居所,他们会经常性的进行迁徙和移居。

    他们是一个完全军事化的民族,从小孩到老人都全民皆兵,就连平时赶路时也会如行军的战士一般,排列整齐,井然有序。

    因为每隔一段时间他们就会进行迁徙,所以他们的行踪飘忽不定,唯一知道的就是他们活跃在海岸线上。

    他们的侵略性极强,经常会悄无声息地从大海上冲杀而来。

    入侵时,他们的家眷亲属一同上阵,哪怕幼童,也能跟在长辈后面杀死负伤的敌人。

    这是一个极其强大而又可怕的军事化民族。

    更让人难以理解的是,他们袭击城市似乎并不完全是为了掠夺财富,比起抢夺财物,他们更喜欢彻底摧毁城市、破坏建筑物以及屠杀城民。

    他们在哪里,哪里就会燃起战火。

    他们的侵略,似乎就是为了毁灭。

    五十年前,海上民族如跗骨之俎缠上了海上帝国尼尔曼,它们在沿海持续不断地点燃战火,一点点将其吞噬,毁灭。

    这个曾经盛极一时的帝国虽然也重创了海上民族,但最终还是被持续不断的战争拖垮,最终四分五裂成好几个小国,再不复曾经的荣光。

    五十年后,这个可怕的民族卷土重来,来到了波多雅斯。

    只要一想到曾经无比辉煌的尼尔曼帝国最终惨烈的结局,大厅中所有人的心情都极为沉重。

    火山、地震、海啸。

    现在又是强敌袭来。

    这一年波多雅斯多灾多难,过得尤为艰难。

    至高的海神普赛尔啊,您是抛弃了我等了吗?

    但是,无论众人此刻的心情多么沉重,也必须尽快做出应对。

    按照海上民族的习惯,袭击不会就此停止,他们将驾驶着战舰,沿海岸线一路南下,摧毁所有海岸边的城市。

    数个月前的地震海啸让波多雅斯沿海的海军损失极大,难以抵抗他们,所以王城必须马上派出军队,迅速赶往海边救援,和海上民族战斗。

    直属国王的三大骑士团一般都会镇守王城之中,但是数个月前,枪之骑士团被沙拉姆将军带去北方,监视舒尔特城。

    如今王城中还剩下剑之骑士团和盾之骑士团,肯定不能全部派出去,所以……

    就在王太子帕斯特与众人商议时,一名侍从急匆匆地进来,凑到帕斯特身边压低声音说了几句。

    帕斯特蹙了下眉,让他的外公纳尔特在这里继续和众人商议,而自己起身向外走去。

    飞快地走过宽阔的广场和蜿蜒的长廊,十几分钟后,帕斯特来到了一座雄壮华美的宫所之前。

    进了宫所大门之后,他让跟在身后的仆从和侍卫都留在外面的庭院里,自己独自走进屋中。

    仅仅站在外厅,就能闻到一股浓烈的酒气。

    他听到里屋里传来争吵的声音。

    “卡亚,怎么回事?”

    帕斯特皱着眉,向出来接他的老侍从询问道。

    老侍从低着头,他的头发早已花白。

    他本就已经很老了,但在这短短数个月中,他越发苍老。

    他的脸上流露出疲惫和无奈。

    “陛下已经知道了海上民族袭击沿海城市的事情,他想要亲自率军前往海边应战。”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

    “可是,您也知道,这段时间里他的身体……”

    说到这里,老侍从欲言又止。

    他摇了摇头,说:“安提斯特将军阁下正在里面劝说陛下。”

    帕斯特没再多问,径直走进内屋。

    内屋里面,满屋子都是刺鼻的酒气,地面上还有不少滚动的酒壶。

    满脸通红的戴维尔王站在屋内,被醉意充斥的眼怒瞪着站在他跟前的安提斯特。

    短短数个月里,他原本只是有着些许斑白的头发白了一大半,皱纹迅速地爬上他曾经坚毅的脸。

    他的身型虽然依然高大健壮,但是却再也没有了当初巍然挺拔的感觉。

    如今的他光只是站在那里,身体就已是摇摇晃晃的,站都站不稳。

    “你……你再说一遍?!”

    戴维尔王满脸怒色,只是那醉醺醺的模样再也没了曾经的威严。

    他怒视着安提斯特的双眼不再如以前那般炯然有神,不怒而威,而是被酒精侵蚀得浑浊不堪。

    他抬起右手,恶狠狠地指向安提斯特,左手中还拿着一个酒壶。

    盾之骑士团的统帅,亦是大祭司伊缇特看着那只因为被酒精过度侵蚀、仅仅只是指着自己都微微颤颤的手,眼底掠过一抹悲哀。

    只是这一抹悲哀之色并未在他脸上表露出来,他看着戴维尔王,脸上尽是嘲讽之色。

    “陛下,您看,您的手还在发抖。”

    他冷笑道,“怎么,您打算用这只发抖的手握枪上阵杀敌?”

    他的话一如既往的毒辣而又刻薄。

    “难道您就不怕一个手抖,把枪尖刺到自己身上?您就不怕您这发抖的手非但杀不了一个敌人,反而先把自己弄得阵亡?”

    看着被自己气得大口大口喘气的戴维尔王,安提斯特继续冷笑着说下去。

    “陛下,您既然已经老了,打不了仗了,就该安安静静地待在王城……”

    啪!

    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在房间里响起。

    帕斯特一惊。

    他一进门就看见戴维尔王抬手重重地打了安提斯特将军一个耳光。

    戴维尔王虽然身体被酒精侵蚀得厉害,但是力量还在,那毫不留情的一巴掌一下子就将安提斯特抽得嘴角出了血。

    那一侧的脸高高的红肿了起来。

    戴维尔王注视着安提斯特,目光冰冷。

    他微微眯起的眼虽然满是醉意,但是仍然残留着曾经的威严。

    他已经苍老了不少的身体里,依然能带给人莫大的压迫感。

    这一刻,他仿佛从酒中恢复了几许意识。

    “安提斯特啊……这一次,就由你随同我一起出战。”

    他不甘心。

    他还没有老。

    他要向所有人证明,更要向他自己证明,他依然是那个在战场强大的王者。

    “你将亲眼看到我在战场上的胜利。”

    “你的不敬之罪,就由你这次在战场上的功绩来抵吧。”

    ……

    两日后,戴维尔王率军亲征,离开王城。

    安提斯特将军率领盾之骑士团随其出征。

    王太子帕斯特留守王城。

    大祭司为向众神祈祷胜利闭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