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 > 其他小说 > 长公主穿成女配后高调出道了 > 第67章 杀伐现场
    《杀伐》的拍摄现场是他们自己搭出来的, 没有采用现成的影视城背景。(om手机)

    选择二月开机也是因为这个时候天气冷,在外界条件下能够做到更好的效果。

    而且,草地枯黄, 战场凄惨, 血落满地,一片萧瑟。

    双方开战在这样的时节, 预示了结局的悲催。

    纪揽月:“……你做理解呢?”

    杜仲嘿嘿笑了一声:“这不是帮助你代入到场景里嘛!”

    纪揽月:“不用, 我很好代入。”

    一个坚毅又爱国的公主,面前是敌国的千军万马, 背后是国内高层的暗中掣肘。

    纪揽月感叹:“真惨啊!”

    当公主当到这份儿上, 可太凄凉了!

    导演敖原啃着红薯走了过来,他是一个长相很凶但是性格挺好的人,只不过在导戏的时候特别容易发飙。

    “剧本背得怎么样了?人物小传都理解了吧?”敖原问纪揽月。

    纪揽月:“嗯。”

    敖原:“你这一个‘嗯’, 是回答了我哪个问题?”

    纪揽月:“两个同时回答。”

    “嘿, ”敖原咂咂嘴, “行吧,够简洁的。”

    他又问:“我听石岩说,你骑马射箭都挺好的?之前我看了你那个电视剧的底片, 英姿飒爽啊!”

    石岩就是《清霜》的导演, 敖原跟这人的关系不错。

    纪揽月谦虚道:“也就是剧组第一吧!”

    被梗住的敖原:“…………”

    他喃喃道:“那你先去热热身吧,一会儿你要跟裴逸青搭戏了。”

    可能是没见过这么大言不惭的新人吧,杜仲眼睁睁看着迷糊的敖原转身离开。

    “你啊你啊……”杜仲无奈地转向纪揽月, “听到的人很多, 一会儿都该来瞧你的好戏了。”

    纪揽月耸耸肩:“大实话。”

    确实是一点都没掺假,杜仲也知道。

    但是怎么说呢?从小到大, 老师和陌生人都比较喜欢和习惯听到谦虚谨慎的回答。

    他们总是说着“你要自信”, 可要求你介绍的时候, 却说你要谦虚。

    并非不能共存,只是,总显得纪揽月这样的人太直白了些,正常的措辞反倒格格不入了。

    ·

    第一个镜头肯定是给裴逸青的,原因无他,敖原特别迷信,他想拿个顺顺利利的开头彩。

    纪揽月的戏份分三个场地,一是战场,二是母国皇宫,三是敌国。中间倒是有些其他的小景,但轮换地区的话就三个。

    裴逸青差不多也是这仨。

    说是以男主为核心,其实这个电影里,女主若是演好了,也会很出彩。

    ——这分明就是大女主的人设啊!

    因此,当初官宣的时候,有很多人都觉得纪揽月担不起这个角色,还嚷着让她滚回去演偶像剧,别来祸祸电影圈。

    裴逸青换了一身宽袍大袖,他并不上场作战,这一幕是他在后方出谋划策,谈笑间女主后援就断了。

    别人瞧着很运筹帷幄,男主人设格外帅气。

    纪揽月却觉得,这个角色太狗了!

    ——在上新学的词,用来也还挺合适。

    虽然知道对敌双方之间不存在什么非黑即白的正义,但纪揽月代入了女主,只觉得此时的裴逸青太烦了。

    纪揽月看着裴逸青在那处演着,过于真实的演技表达连周围的那圈工作人员都被剔除到这个场景之外了,她无意识地呢喃:“好想趁这个机会行刺啊!”

    不管是火烧敌营,还是一箭过去,只要这个人死了就好。

    正过来给纪揽月补妆的人:“……”

    他扭头看了看,笑了一声:“揽月这么入戏啊?影帝演技是真的绝,你要是以后想朝这方面发展,趁机多跟他学学。”

    听到这话后,纪揽月寻声望了过去。

    化妆师:“来,让我再给你补补妆,一会儿就到你的戏了。”

    他边在纪揽月脸上捣鼓着,边小声跟她聊天:“我跟组很久了,跟影帝的合作也好几次,他是个劳模,一年里不是在片场,就是在去片场的路上。”

    “哎对,闭上眼睛,我看看这边。”化妆师示意,见纪揽月闭上后,他又开始叨叨,“影帝一年拍四五部电影,也不去综艺节目,最多也就是偶尔接点商演什么的。”

    他说到这里,兴致来了:“月月,你听过影帝唱歌吗?”

    纪揽月点点头:“听过。”

    当初恰好是同一个晚会,纪揽月那会儿还在微光这个团体里呢。

    化妆师感叹:“影帝唱歌是真的好听!跟他的脸一个层次!”

    纪揽月:“???”

    你们还能这么对比的?一个脸一个声音,这得多么扯的思维才能将其拉在一个层面上啊?

    化妆师才不管纪揽月的表情:“跟影帝一起在片场,就不用怕结束晚了。他戏好,从来都是早下班的。好了。”

    他后退一步,看了看纪揽月的妆:“完美!”

    纪揽月:“……哦。”

    那不出意料,你们今天又能提前下班了。

    1 1最少,那也等于2的。

    ·

    纪揽月的马术,是石岩疯狂夸赞过的。

    但敖原还是不太放心。

    主要这个公主在战场上的动作幅度太大了,对演员的要求很高。

    纪揽月站在马的旁边,个头还没这个马匹高。

    敖原:“……”

    换上盔甲后倒是显得整个人都高大壮硕了不少,她本来长相是偏温和柔弱的,化妆师给她加了眉锋,勾勒了脸部的线条,让纪揽月显得英姿勃发。

    尤其是她面无表情地斜斜看来,眼神犀利,似是冬日冰霜扎进了人的心里。

    “可以可以,就这个情绪。”敖原搓搓手,他刚才差点被吓得后退,“保持住啊!就是战场杀伐的狠厉!”

    纪揽月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

    旁边有人搬来了垫脚的矮梯,让纪揽月能够踩着上马。

    刚踏上两级台阶,纪揽月估计着高度差不多了,直接扬腿朝马身而去,在众人惊呼声中稳稳坐下。

    敖原:“……”那一口惊叫还没出来,就被女主给掐了。

    “行、行吧……”他失神道。

    原以为马上的戏是最难的,万万没想到,似乎还行?

    纪揽月左右歪了歪脖子,这身盔甲其实并不多重,看着像是金属,实则不然。

    大概是考虑到她是女性的关系,用的材料都是最轻便的。

    外层有用特殊手法处理过,倒也不害怕穿帮。

    敖原:“那你,骑着马绕场溜一圈给我看看?”

    纪揽月:“……”

    她无奈道:“我看剧本上有写要做出一定的动作,一起给你看吧。”

    敖原:“那敢情好!”

    于是,在场众人就看见纪揽月骑着马,先是慢慢地朝那片空地上走去,速度逐渐加快,从慢跑到疾驰,她穿着暗红色的盔甲,阳光洒在上面,被反射而去,她是场中最璀璨的光点。

    裴逸青走了过来,他笑着跟导演说道:“你找她来演这个角色,真的是赚了。”

    敖原没听清:“什么?”

    裴逸青朝着远处略点了点下巴:“你看。”

    那是最热情的火,是最自由奔放的灵魂。暗红色与银色结合的盔甲不显浮夸,反倒多了一丝悲情。

    她骑着马狂奔,身姿轻盈却又沉重,变换跑步、前肢起扬、绕圈前进……她甚至弯腰从侧边取下了弓,又扯了一支箭出来,路过那杆立着的战旗时,直接搭弓射了出去。

    “嘭——”箭矢牢牢地插进了木质杆子内。

    片场的工作人员离得远,没有听到这声音,但他们看见了整个过程。

    “好!!”一阵喝彩声响起。

    远距离不仅没有让这群人错过精彩,反倒以全景的角度看清楚了纪揽月的所有动作。

    裴逸青:“看吧,我就知道。”

    敖原先是给纪揽月鼓掌,听到裴逸青这话后,他莫名地看着身边的人:“人家纪揽月厉害,你骄傲什么?”

    裴逸青幽幽地看向敖原。

    敖原:“???”

    ·

    纪揽月跟裴逸青的拍戏很顺利,之前在《清霜》的时候就有合作过,只不过时间有点短。

    这会儿感受着对方的压迫力,纪揽月忽然有点恍惚。

    就好像,面前的这个男人,真的是某位为了帝位和权柄苦心孤诣的皇子。

    她看着裴逸青脸上染着血,那狠辣偏执的眼神,近距离望去,让人生畏。

    但纪揽月没有。

    她粲然一笑,就算是处于被压制的一方,女主依然高傲如战胜的将军。

    “你用尽了手段,挑起战事,散播谣言,诬我存有反叛之心。九皇子,你合该就是这天下的主人。”

    她笑着,看向那男人:“那我提前祝贺你,孤寡一生。”

    裴逸青掐着她的脖子,看着这位跟自己打了近半年的女人。

    “你确实不负镇国二字的封号。”他蓦地一笑,手指轻轻拭去纪揽月脸上的一滴血迹。

    那是他自己的血。

    他松了手,后退一步,笑着道:“回去等着吧!”

    纪揽月一愣:“什么?”

    裴逸青没再说话,只是转身离去。

    旁边持着长矛的士兵迅速上前,围着纪揽月成了一圈,避免这位骁勇善战的镇国公主暴起伤害背对着她的裴逸青。

    这是一场最为激烈又酣畅淋漓的打戏末尾,说不清道不明的措辞,以血铺垫的氛围,女主惨而美,男主受伤却强势无比。

    敖原都是想象得到,播出时候绝对好看!

    “纪揽月看着娇滴滴的,没想到演起戏来比谁都能吃苦。”敖原觉得很好,这样的演员越多越好。

    “尤其是这马术,真特娘的好看啊!”

    “但裴逸青这眼神……我怎么总觉得不太对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