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 > 其他小说 > 掌家娘子的团宠日常 > 第165章 嫁人当嫁崔玉郎
    钱王氏一脸惆怅,想到自家不争气的儿子,心情就更不好了。(om)

    这人比人要气死人。

    随后又见女儿那一脸的不以为意,不由得生气道:“你还杵在这儿干什么?我不是让你去招待崔家人吗?”

    钱娟一脸不愿意的道:“我才不去呢,那崔玉兰现在鼻孔朝天的。”

    “你是不知道,上次她来咱家,就带着那个叫锦年的小蹄子,硬生生压了我一头,如今她家又收到了知县老爷家的帖子,说不定还要怎么猖狂呢。”

    钱王氏气的脸色铁青,“你--”

    “你这个死丫头,是不是傻?难怪咱们两家住了这么近,近水楼台你都捞不到月亮,你要早些放下身段讨好了崔大姑娘,没准这秀才娘子就是你的了,将来就是举人娘子,甚至还能捞个诰命呢。”

    “可你到好。”

    “你说你一个商户家的女子,学人家清高个什么劲?”

    结果没等说完,钱娟气的眼睛红红的,“我宁愿不嫁进崔家,也绝不会去讨好崔玉兰,做那点头哈腰的贱骨头。”

    说完转身捂着脸哭着跑了。

    她娘知道什么?只知道跟人说好话,低三下四的赚银子,知道什么是骨气?

    她钱娟才不要做那等卑贱的女子。

    钱娟走后,可把钱王氏气了个倒仰。

    她怎么就养了这样一个目下无尘,心比跳高命比纸薄的女儿?

    还点头哈腰的贱骨头?

    一想到这不就是在骂她吗?钱王氏顿时心口直疼。

    也难怪崔玉兰不喜欢她,这样假清高又做作矫情的姑娘,确实还不如刘二丫讨喜。

    转眼几日,赏花宴的日子终于到了。

    这还是叶小楼第一次参加古代的宴会。

    鹿韭园那一条街可谓是车水马龙,各大乡绅望族纷至沓来。

    南康城没有什么特别出名的园林,如果非要说出名,那鹿韭院算是名列前三甲。

    这是一家私人别院,门楼看上去古朴雅致,给人庄重之感。

    鹿韭亦是牡丹的别称,四月的天,牡丹开的正艳。

    此刻已经来了许多女眷,大家穿着颜色款式各异的春衫,一个个都上了妆,拿着团扇,脸上笑容不断的漫步在牡丹花丛之间,时而寒暄,时而团扇遮颜,煞是好看。

    这要不是生在古代,怕还以为王母娘娘要召开蟠桃会,众仙子在逛牡丹园呢。

    身边的小姑子崔玉兰还从未来过这样的场合,不由得十分紧张的拽了拽叶小楼的衣袖,“嫂嫂,好多人那。”

    叶小楼淡定的点了点头,人确实不少,大多都是当家主母带着家里的晚辈一起来的。

    像叶小楼这样的年纪单独赴宴的还真不多。

    可有什么办法?

    谁让她们家根基浅呢?

    别人都热闹的契阔在一块,只有叶小楼带着崔玉兰孤零零的站在远处独自赏花,倒是也一片淡然之色。

    因为是第一次在重要场合亮相,叶小楼还是慎重的打扮了一番。

    还特意让锦年给她梳了一个朝云近香髻,她虽然还未跟崔元衡圆房,但是她毕竟出阁了,在这样重要的场合,自然要梳一个已婚的发誓。

    而且这个高高卷起,在戴上崔元衡送给她的那一套珍珠头面,甚是好看。

    她亲自动手画了一个淡妆,想了又想,还是拿出了崔元衡送给她的口脂,涂了一层,看着镜中美丽灵动的自己,满意的穿上了一套碧荷色春衫下面搭上了一条遍地海棠花的马面裙。

    端的是素雅清贵,更显得她轻灵绝美。

    在一众各种红的颜色中,简直是一股清流,想不惹人注意都难。

    当然,她今日这身打扮也十分符合她的身份,读书人的家眷嘛,自然少不了诗书之气。

    就那么亭亭玉立的往那一站,不需多言,就惹得了众人的视线。

    这不有人就主意到了,于是拽着身边的人,用团扇指了指道:“咦,那边的小娘子是谁家的女眷啊?我怎没见过?”

    众人直接把视线转了过去,“诶,还真是。”

    “咱们南康城什么时候来了这号人物?看这穿着打扮和气质,也不像是无名之辈啊。”

    “嗨,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

    “我给你们提个醒啊,人家可是秀才娘子。”

    这话一落,有人长大了嘴巴,一脸惊讶的道:“该不会是崔家的那位吧?”

    “天,不会是真的吧?”

    “那还有假?我可是亲眼见过的。”

    “可,不听说是位农女吗?就这气质,这长相怎么可能是乡下女子出身?你该不是逗我的吧?”

    那人听完不乐意了,“我逗你干啥?爱信不信?”

    “哼,你可别瞧不上人家是乡下来的,就现在南康城最火的点心,可都是人家做的呢。”

    “还有这事儿?”

    众人这个吃惊,随后你一眼我一句的说了起来。

    大家自然知道崔大才子娶了个乡下女子,可谁能想到竟是这般模样的?

    难怪崔大才子愿意,就这长相气质,搁谁会不愿意呢?

    于是众人又开始泛酸起来,有的说叶小楼命好,有的说崔元衡慧眼识珠。

    而一群未出阁的小娘子们则更爱八卦,有那小道消息灵通的直接把自己所见所闻说了出来。

    “真的假的?那崔公子真去银楼给她买了头面?”

    “那还有假?我跟你们说,那日在银楼我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你们瞧,她那套珍珠头面就是崔大才子亲自给她买回来的,当初我也不过是匆匆看了一眼罢了,二百两银子呢。”

    “天,这么贵的头面?要知道崔家也不过是小门小户之家。”

    “就是说呢,可见崔公子有多喜欢她。”

    “是啊是啊,我要是能嫁给这样的郎君就好了。”

    众人听完笑着道:“你啊,别做梦了,这世间有几个崔公子那样风华霁月的正人君子?不嫌弃妻子的出身不说,还如此爱重,真真是世间难求。”

    “是啊,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姐姐说的对极,嫁人当嫁崔玉郎。”

    众位小娘子羡慕的不得了,恨不得自己就是那个被崔家玉郎宠在掌心的人。

    经此一事,南康城的小伙子们遍活在了水深火热之中,不仅在学业上被碾压,如今竟然在娶妻宠媳妇的路上更是被虐成了渣,简直是没有活路啊。

    众人哀嚎一片。

    而将这一切都听在心里看在眼里的叶明珠,手中的帕子就要撕烂了,银牙都快咬碎了,眼神中全都是恶毒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