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 > 其他小说 > 海洋之王! > 第82章 潘都:你是不是玩不起嘤嘤
    仑暴力驱赶着这些虎鲸, 在这片领海里面横冲直撞,虎鲸群吓的四处躲避,哪怕被撞上一下就没命了。(om♀手机版)

    潘都十分不解的看着仑, 他完全不知道仑到底是怎么了。

    当然仑并不会真撞死这些虎鲸, 只是想要赶走他们。

    否则以他的力量和精准度,早就撞死了一片的虎鲸, 蓝鲸之王不是浪得虚名。

    仑的内心深处是很清楚的, 他不是不想让这些虎鲸群排队求着潘都当他们的首领。

    他当然非常自豪,潘都很厉害, 让这么多虎鲸群甘愿臣服。

    这些虎鲸群, 每一个都至少是中型级别的族群,不算特别厉害,但也不差。

    他是特别生气, 这些虎鲸群居然全部都推出了族群里最漂亮健壮的亚成年雌虎鲸, 想让潘都和这些雌虎鲸发展感情。

    之前海瑟经常找潘都玩耍, 仑不是不生气,他是在忍耐,他不停的告诉自己, 海瑟是潘都未来最好的选择。

    这些普通族群的亚成年雌虎鲸, 全海洋到处都是,仑不想让潘都过早的接触太多的雌虎鲸。

    仑一直以来都在劝自己不要太自私。

    因此他可以强迫自己不去打扰潘都和海瑟,但面对这些普通的虎鲸群, 他就没必要忍耐了。

    潘都看着这些被仑追赶得四处躲避的虎鲸群, 一时之间有点懵逼。

    自从有了自己的领海,他做梦都想让北极的虎鲸群排队请他当首领, 他觉得这真的是超级有面儿。

    以前他以为, 只要他将彼得培养成北极海域最厉害的虎鲸首领, 其余的虎鲸群必定会排队来请他当首领。

    这就是他实现自己梦想的具体计划,并且他就快要成功了,彼得已经变的很厉害。

    他就等着彼得当上北极海域虎鲸之王的那一天,他就可以啪啪打脸之前看不起他的所有虎鲸群。

    这段时间以来,他无数次幻想过这样的场景。

    他心想,到时候我一定要大喊出:昨天的我,你爱理不理,今天的我,你高攀不起!

    潘都是真的没想到,彼得还没有当上北极海域虎鲸之王,他居然就已经实现了梦想。

    但真到了这个时候,他反而一点儿也不兴奋了,也对赚回面子啥的,失去了当初的热情。

    潘都游到了仑的身边,不解的问:“仑,你怎么了?为什么要赶走他们?”

    他并不是想要阻止仑赶走这些虎鲸群,他是很担心,仑这样看上去可一点儿也不正常。

    仑:“……”

    潘都的问题,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时之间愣住了。

    彼得带着族群围在了潘都的身边,他非常愤怒的说:

    “之前这些族群嘲笑我们,现在看你这么厉害,他们又来讨好你,真是太过分!仑气的想撞死他们,我也想咬死他们!”

    潘都听了彼得话之后,终于可以理解仑的做法。

    仑却说:“我不是因为这个撞他们,趋利避害是万物的本性。我生气是因为他们想要族群的亚成年雌虎鲸和潘都玩耍,他们只是普通族群,这不行。”

    潘都心想,这段时间仑跟着他一起听道尔讲课,说话竟然有了点道尔的味道呢!

    仑的语气变的十分严肃:“潘都,你现在最紧要的是学习和成长,不能和这么多亚成年雌虎鲸玩耍。”

    潘都连忙说:“我知道,仑,我保证一定不会和这里的亚成年雌虎鲸玩。”

    仑:“嗯。”

    潘都忽然想起,之前他经常和海瑟姐妹一起玩耍,仑从来没有因此生气,这有什么不一样吗。

    于是他又问:“仑,在西海的时候,我经常和海瑟玩,你怎么不生气?”

    仑微不可察的叹了一口气,说:

    “海瑟不一样,凯特家族是西海最厉害的虎鲸族群,也是全海洋仅次于波塞家族的居留虎鲸群,海瑟自己也很厉害。”

    仑知道自己不是不生气,实际上看见潘都和海瑟玩的那么开心,他很生气,但他不会表现出来。

    以前在西海,他每天都会开导自己无数遍,才能眼睁睁的看着潘都和海瑟玩。

    仑想要让潘都成为海皇级别的虎鲸首领,任何一个环节都不可或缺,其中就包括潘都必须和最厉害的雌虎鲸首领交.配。

    潘都听到仑这样的回答,莫名就很生气,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控制不住的特别生气。

    他气鼓鼓的说:

    “仑,别的鲸这样说就算了,怎么你也这样说。我和海瑟只是朋友,我很欣赏海瑟,我认为她将来一定会成为像戴丽那样厉害的首领。

    但我没想过要和她在一起!从来就没想过!为什么你们都这么喜欢乱给别鲸配.对,你们不去当月老,真是埋没了鲸才!啊,气死我算了!”

    仑看着这样生气的潘都,是既心疼,又有点暗自开心,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奇怪的心理。

    他连忙说:“因为全海洋都知道,最厉害的雄虎鲸就是要和最厉害的雌虎鲸在一起,这是你们虎鲸的传统,潘都。”

    潘都更加生气的说:

    “这是其他虎鲸的传统,不是我的传统,我只和自己真正喜欢的虎鲸在一起,海瑟很好,我很欣赏她,但对她没有那种爱鲸之间心动的感觉,你能明白吗,仑。”

    仑:“我能明白,潘都,我也要和让我产生这种感觉的雌蓝鲸在一起,其他的再好,我都不要。”

    潘都:“现在你可以理解我了吗?”

    仑:“我可以理解你,潘都,你才亚成年而已,不用为这件事着急。”

    潘都心里其实很清楚,他和仑的“爱情观”都特别的稚嫩。

    因为他们都是母胎单身狗,从来没有谈过恋爱,对爱情这玩意儿还抱有最美好的幻想。

    一般而言,第一次谈恋爱的都只想找自己的真爱,谈过几次后就没那么挑剔了。

    潘都看着非常认真回答他问题的仑,忽然觉得:仑,我们都是憨憨,一个铁憨憨的我,怎么拯救一个铁憨憨的你!

    仑:“不用在意别的鲸怎么说,潘都。”

    潘都十分豪气的说:“我才不在意呢!”

    其实他是有点在意的,之前在西海,几乎所有的鲸都认为,他和海瑟是一对,甚至全海洋的鲸群都默认他们长大后一定会交.配生崽。

    潘都每天都会听到许多的鲸讨论他和海瑟,将他们硬组成cp,各种畅想他们的未来。

    他曾经是真的为这些感到困扰不已。

    潘都觉得自己那时的心情,可以用大圣的著名表情包进行完美诠释:烦死了,哼![jpg]

    仑有些生硬的哄着崽子:“好了,别生气了,潘都。”

    潘都非常认真的说:“别的鲸怎么说,我不管,但你不能说,不然,我就很生气,超级生气,哄不好的那种生气!”

    仑连连保证:“好,我不说了,再也不说了。”

    彼得一脸懵逼,满眼写着问号,他心想:仑和潘都怎么突然吵起来了?!为什么我突然之间就看不懂了?!我傻了。

    趁着潘都和仑吵架,这些虎鲸群再度聚集了过来。

    仑现在已经不生气了,他甚至有点开心。

    他也不再担心潘都喜欢上这些亚成年的雌虎鲸,潘都连海瑟都不喜欢,更不可能喜欢这些雌虎鲸。

    没有这方面的顾虑之后,仑便不再驱逐这些虎鲸群。

    这些虎鲸群聚集到了潘都的身边,争先恐后的说着:

    “潘都,以前都是我们有眼无珠,我们不知道你居然这么厉害。”

    “你愿意当我们的名誉首领吗,不用管理族群,只需要在寒流来袭的时候,提前告诉我们就行,族群随时听从您的差遣和命令。”

    “是我们先来的,怎么也有个先来后到吧,你们后面排队去!”

    ……

    在北极海域定居的虎鲸群,每一年最让他们恐惧的就是,寒冬降临,寒流随时来袭,这些都是很危险的。

    每一年的隆冬时节,这里的虎鲸群必须随时注意海域中其他鲸群的动态,一旦其他的鲸群开始躲避浮冰,他们也必须及时躲避。

    北极的露脊鲸和南极一样,他们会帮助别的鲸群躲避寒流和风雪,唯独不帮虎鲸。

    不过北极的虎鲸经历了太多这种情况,他们自有应对的措施。

    每年冬天,族群每天都会派专门的虎鲸观察别的鲸群的动态,别的鲸群躲去哪里,他们就躲去哪里。

    这样不仅可以和其他鲸群一起完美的避开寒流和风雪,还有吃不完的猎物。

    但是整个冬季,每个虎鲸群还是会很紧张,随时都要关注别的鲸群,让他们犹如“惊弓之鸟”,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更好的存活下来。

    如今潘都在掌控寒流和风雪这方面,表现出了极高的天赋,竟然比北露脊鲸还厉害,这让所有的虎鲸群都对他刮目相看。

    这些虎鲸群就想着,潘都如果成为了他们的首领,他们就再也不用担惊受怕,潘都比露脊鲸还厉害呢!

    潘都并没有像他想象中那样,怼这些虎鲸群,他十分理智的说:

    “我不会再当任何虎鲸群的首领,你们都回去吧。下次寒流来袭,我会通知北极海域的所有鲸群,我不知道这一次北露脊鲸没有提前发现。”

    昨晚他感受到寒流来袭,首先想到的就是通知自己领海的所有鲸群,他根本就没想那么多。

    他是真不知道,北露脊鲸竟然没有提前发现这一次的寒流来袭,毕竟是如此强劲的寒流。

    直到现在,潘都才深刻的明白,原来道尔作为露脊鲸之王,真是比一般的露脊鲸厉害太多太多。

    这些虎鲸群还是不愿意离去,不停的说着:

    “再给我的族群一次机会,我尊敬的王,我尊敬的首领,潘都……”

    这些虎鲸群相信,下一次寒流来袭,潘都一定会通知北极海域的所有鲸群,但他们还是想让潘都做族群首领。

    他们认为,可以掌控寒流和风雪的虎鲸,实在太厉害,就如同极夜之王。

    以前极夜之王只可能是露脊鲸,没有任何一只虎鲸可以做到这些,但潘都可以。

    如果这样厉害的潘都可以成为自己族群的王,那是何等的荣耀!

    对于这些定居在北极的虎鲸群而言,掌控寒流和风雪才是最炫酷的本领。

    潘都实在被烦的不行,他不再好言相劝,大声怒吼着:

    “淦!你们听不懂鲸话吗,我说了不会再做任何虎鲸群的首领。你们嘲笑我的时候,就没有想到有求我的一天?!

    呵呵,我tm又不是绝世大圣母鲸,你们嘲笑我,侮辱我后,我tm还上赶着给你们当首领,强大你们的族群,我脑子进屎了吗。

    以前你们骂我,现在换我骂你们,都给我听好了,你们的脑子是不是被座头鲸草.坏了,你们这些只想走捷径、捡好处的恶臭族群!

    淦,滚滚滚,都tm有多远给我滚多远。不许再进入我的领海,否则我tm活撕了你们这群杂.碎。你们都是废群,烂群,渣渣群……”

    原本潘都就只打算培养壮大彼得的族群,等彼得成为北极海域的虎鲸之王,他就可以扬眉吐气。

    到时候很多虎鲸群求着让他当首领,他都不当,还可以怼个爽。

    万万没想到,诶,今天就提前实现了呢。

    潘都大骂之后,这些虎鲸群才愿意相信,一点儿希望也没有了,随后便一起游走了。

    这些虎鲸群觉得潘都骂的一点儿也没错,他们感到非常愧疚。

    他们不仅没有恼羞成怒,甚至觉得潘都骂的好,觉得潘都果然和别的虎鲸不一样,潘都是最特殊的虎鲸。

    这些虎鲸群一边游一边说:

    “潘都好会骂,太厉害了,潘都亚成年就可以当首领,还当的这么好,天啦,我永远崇拜他。”

    “不愧是你,潘都。爱死了,爱死了,还有什么是你不会的,没有!不存在!”

    “我超喜欢被潘都骂,嘤嘤嘤,骂的也太好听了,爱了爱了。”

    ……

    这些虎鲸群还没有游远,潘都当然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潘都心想:你们这些虎鲸群也太双标了,以前每天骂我,现在又这样,你们怎么好意思夸的出口,你们但凡有一点点自尊心都不会这么舔。

    这时他忽然想起,仑说过的一句话:只要你足够厉害,只要你成为海皇虎鲸,你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现在他终于深刻理解了什么是“为所欲为”,这也太爽了。

    他还没有成为海皇虎鲸,就已经体会到了站在巅峰带来的无限快乐。

    仑族群的每一只蓝鲸都傻愣愣的望着潘都。

    他们一直都知道潘都很厉害,潘都已经救过整个族群很多次,但每一次他们还是会感到非常震撼。

    蓝鲸群游到潘都的身边,他们挨个蹭着潘都,每一只蓝鲸都特别开心兴奋。

    渊被州推着来到了潘都的身边,整个族群就只有渊还没有蹭潘都。

    潘都主动蹭了蹭渊的大脑袋说:“渊,我很厉害吧,快夸夸我。”

    渊十分认真严谨的说:“潘都,你太厉害,我和族群永远尊崇你,就如同尊崇仑一样。”

    潘都知道,渊就是这样严谨认真的性格,他很想让渊可以像族群其他蓝鲸那样轻松自在的与他相处,但每次都失败。

    族群的所有蓝鲸,既尊敬他,同时又将他当做幼崽,喜欢陪着他玩耍。

    但渊完全不同,潘都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渊对待他的态度和对待仑是一样的,十分恭敬,似乎将他当做了和仑一样的族群首领。

    潘都游到了渊的肚子上,用长长的背鳍轻轻蹭着,为他挠痒痒,逗他开心。

    大型须鲸的“痒痒肉”长在肚子上,被蹭的时候,大鲸会高兴的不停用巨尾拍打水面。

    潘都一边蹭一边说:“渊,你不用这样对我,仑是你的首领,我又不是你的首领,你不用对我这么恭敬,你就把我当做你的蹭痒按摩工具鲸就好啦……”

    渊十分恭敬的说:“潘都,在我的心里,你和仑是一样的,你救过族群太多次,我必须这样对你。”

    潘都可以看得出来,渊很开心,渊很想用巨尾拍打水面,渊很想发出愉快的鲸鸣,但他忍不住了,维持着庄严和恭敬。

    渊在仑的面前就是这样,始终非常恭敬严谨。

    潘都不得不感叹,渊管理族群的确比仑更厉害,渊严谨认真的性格让他可以做好任何事情。

    州游到了潘都的身边说:“给我蹭蹭,潘都,我好喜欢你给我蹭痒。渊是木头变的,他不会享受,给他蹭都是浪费。”

    潘都又用背鳍为州蹭痒,一边说着:“州,你和渊学学行不行,你看你,天天就知道玩,州这么成熟稳重,你,啥也不是。”

    一般而言,蓝鲸的性格都很高冷,整个族群里就只有州这么一只沙雕蓝鲸,潘都和他的相处非常随意,他们经常互怼。

    州发出了极其愉悦的鲸鸣,高兴的用巨尾拍打着海面,同时说着:“我才不和他学,变成他那样多没意思,我就喜欢玩。”

    潘都已经亚成年,他的背鳍长的很长很直,这是最美雄虎鲸的象征,潘都的外形在虎鲸中是无可挑剔的。

    州很享受潘都的蹭痒服务。

    渊将潘都推到了仑的身边,十分恭敬的说:“仑,潘都,我将永远臣服于你们。”

    仑:“嗯,很好,渊。”

    潘都有点懵逼,他不知道渊这是在干嘛。

    在渊的带领之下,族群的所有蓝鲸同时发出了一声声天籁般的鲸鸣,这是蓝鲸族群对副首领的任命仪式。

    潘都轻声说:“仑,族群怎么突然这样,我不用当你族群的副首领。”

    仑:“你的副首领可不是我封的,族群的蓝鲸早就把你当副首领。”

    潘都:“这也太正式了,我有点不习惯。”

    仑:“没关系,你以前怎么样,现在还是怎么样,不用改变什么。”

    潘都:“嗯,好。”

    仑故意装作有些难过,说:“现在你在族群的威信比我还高,我这个首领当的好没意思,潘都,你说这怎么办。”

    潘都十分霸气的说:“没事,仑,以后我罩你啊!”

    他知道仑故意这样说逗他玩,他也要逗仑玩。

    仑:“那我以后就靠你了,潘都。”

    潘都:“没问题,我可厉害了!”

    ……

    随后几天,潘都还是每天都和道尔学习如何掌控寒流和风雪。

    只不过因为北极的隆冬来临,他们不用再去冰封大洋另外一边的海域,在这边就可以学习。

    每一天还是仑陪着潘都,道尔的教学不断深入,潘都领悟力很强,并且是由浅入深,学起来一点儿也不吃力。

    道尔还是只教半天的时间,中午时分,他们今天的教学便完成了。

    这时,潘都看见波塞赫朝着他们游了过来。

    波塞赫装作路过,游到潘都的面前,十分惊讶的说:“好巧啊,你们怎么也在这里。”

    潘都很想说:哥哥,你知道吗,你今天的隐藏技术一点儿也不好,你已经暴露过很多次,我们都看见了,你一直在这附近游来游去,装偶遇也太尴尬了。

    平时几个哥哥的隐藏技术是真的很好,潘都不知道波塞赫今天是怎么了,是因为太紧张吗?

    道尔:“潘都,你大哥真有趣。”

    波塞赫尽量模仿着道尔的说话方式:“许久不见,甚是想念,我的挚友,道尔。”

    潘都:……我的哥哥怎么了,他是不是生病了?!他怎么突然这样说话!

    道尔:“你不用刻意这样和我说话,波塞赫。”

    波塞赫:“真的吗,那我就随意了,我好tm想你啊,我的异族兄弟,道尔!”

    道尔:“……我也是。”

    波塞赫:“你承认,我是你的异族兄弟了?!太好了!”

    道尔:“我发现,你其实也没有那么讨厌。”

    波塞赫:“……算了,我tm不和你计较,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道尔:“你不用假装恰好遇到我们,你可以直接过来找我们。”

    波塞赫被揭穿之后,也不觉得尴尬,他直接说:“我不是怕你不高兴吗。”

    道尔:“……”

    潘都为自己的哥哥感到很高兴,他知道,哥哥是真将道尔当做了异族兄弟。

    虎鲸有恩必报,哥哥太执着于一定要和道尔做兄弟,现在似乎有成功的苗头了。

    自从道尔离开南极之后,他没有加入任何露脊鲸群,他很孤独,他是渴望可以有兄弟和朋友的。

    潘都是他唯一的朋友,他也早已将波塞赫当做了异族兄弟。

    道尔:“潘都,我还要去别的海域,明天我会再来找你。”

    潘都:“好。”

    道尔游走了,波塞赫和潘都闲话几句之后也游走了。

    潘都让仑带着他去北极最大的冰封大洋。

    他想找到之前在南极遇到的那对帝企鹅“父子”,迪安和迪亚。

    潘都听说,今天很多帝企鹅会在北极最大的冰封海面上进行集体交.配,特别壮观。

    他不知道迪亚和迪安会不会在那里,不管在不在,他都要去看看帝企鹅如何进行交.配。

    因为帝企鹅在南极的时候,是初冬开始交.配,这时迁徙的鲸群早就离开了南极。

    在南极时,帝企鹅们会步行数天,穿过冰原,来到南极大陆的最中央集体繁衍,不需要迁徙的海洋生物也没有机会看到。

    南极大部分都是陆地,海洋环抱陆地,帝企鹅到陆地的最中央时,距离海洋就比较遥远了。

    北极完全不一样,北极主要是由北冰洋构成,帝企鹅们选择在冰封大洋上集体交.配。

    完事儿之后,帝企鹅们会分散到附近的岛屿和小型陆地上进行产.卵孵蛋育儿等。

    因为帝企鹅们到北极,潘都才有机会在海洋中围观帝企鹅们的集体.繁.衍。

    潘都知道,迪安其实不是迪亚的爸爸,根据迪安的说法,迪亚是他捡到的蛋,孵化出来的。

    他认为,迪亚是他见过最聪明的企鹅宝宝,甚至比很多虎鲸都要聪明的多。

    在生物学上,所有的科学家一致认为,除去人类,虎鲸是所有动物中智商最高的。

    企鹅普遍都非常憨,因为他们的大脑很小,智商被大脑这个硬件给限制了。

    潘都从未见过迪亚那么聪明的企鹅,实在是聪明的有点不像企鹅。

    他很想知道,迪亚是否已经成为族群首领,迪亚迪安他们现在生活的怎么样。

    自从企鹅抵达北极后,潘都就有意无意的找过他们,直到现在,他还没找到。

    他找过很多海域,特别是那些有大型岛屿以及环抱冰原的海域,还有大型浮冰的海域、冰封的大洋附近等等。

    这么长时间都没找到,主要是因为,来到北极的企鹅实在太多,各种各样不同的企鹅族群分散于整个北极海域。

    帝企鹅的数量保守估计都有几百万只,分成无数的帝企鹅族群。

    仑带着潘都,没一会儿就来到了北极最大的冰封大洋的附近,这片冰封大洋一眼望不到尽头,大到不可思议。

    潘都看见,许多帝企鹅聚集在这片冰封大洋之上,数量至少有几万只。

    也许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帝企鹅们还会分批次前来这里集体.繁.衍。

    潘都一直认为,帝企鹅是真不愧这个高贵的名字,他们的形象高大,浑身的毛光滑亮丽,完全不负帝王之名。

    帝企鹅平均身高110-140厘米,体重20-46公斤,是体型最大的企鹅,身着黑白色的“礼服”,还有橘色围脖,外形超美。

    他们虽然又胖又憨,但可爱。

    帝企鹅很爱干净,阿德利企鹅会撅着屁股到处喷屎,帝企鹅就完全不会,帝企鹅的毛发总是干净亮丽的。

    今天阳光明媚,帝企鹅如水般光滑的毛发隐隐反射着彩色的光,让每一只大憨憨都显得流光溢彩。

    许多海洋生物都在围观帝企鹅集体繁.衍,对于所有的海洋生物而言,这都是非常新奇的。

    仑是蓝鲸之王,不管看什么热闹,他总是可以带着潘都找到最好的观赏位置,没有海洋生物敢和他抢皇冠vip席位。

    仑和潘都的旁边就是阿乐。

    作为北极海域最厉害的雌蓝鲸首领,阿乐当然也可以占据极好的位置。

    潘都终于知道,他不是全海洋最喜欢吃瓜看稀奇的鲸,阿乐才是。

    阿乐可以说是全海洋的“吃瓜先锋队”,哪里有稀奇可以看,哪里就有阿乐。

    潘都:“阿乐,你果然在这里。”

    阿乐:“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潘都,看热闹怎么能少得了你。”

    潘都:“嘤嘤嘤,我们彼此彼此。”

    偌大的冰封大洋之上,数万只帝企鹅整齐的排成看不见尽头的长长队伍,他们来自于不同的海域,一起聚集到这里来繁.衍。

    逐渐这些长到看不见尽头的队伍,分散开来,以便可以有更多的选择。

    数万只企鹅散布于偌大的冰面之上,特别壮观。

    潘都看见,这些憨憨胖胖的帝企鹅们缓慢地移动着他们的双脚,让彼此圆滚滚的身体可以靠的更近。

    他们脖颈缠绕,嘴上下交叠着,长长的嘴喙抵着对方的脸颊,极尽柔.情.蜜.意。

    潘都第一次感受到,这些胖胖憨憨的帝企鹅,其实也有性.感的一面。

    帝企鹅就是通过这种缓慢又温柔的“共舞”方式寻找契合的灵魂伴侣。

    他们认为,只有“舞步”的节奏一致,双方非常默契,才能成为夫妻。

    帝企鹅是一夫一妻制,集体.求.偶只相当于一个大型相亲现场,以便有更多的选择。

    在帝企鹅族群里,雌性多于雄性,因为雄性帝企鹅供不应求,雌性帝企鹅们非常热情主动,雄性则含蓄很多。

    潘都看见,一只雄性帝企鹅可能会和很多只雌性帝企鹅“跳舞”,雄性的选择性很大。

    他们可以选择最喜欢的雌性帝企鹅。

    逐渐已经有一些帝企鹅配对成功,他们两两紧紧的挨在一起,亲密无间。

    偌大的冰面上,越来越多的帝企鹅成双成对的在一起,当然也有许多帝企鹅还在跳舞的阶段。

    部分帝企鹅开始繁.衍,雌性帝企鹅会趴在冰面上,雄性帝企鹅蹲在雌性的脊背上。

    这个姿.势绝对高难度,对雄性帝企鹅的平衡性以及对准等的技术是极大的考验。

    潘都实在觉得这些帝企鹅太可爱,就连繁.衍的姿势都可可爱爱,一点儿也不污!

    他看见,一只雄性帝企鹅摇摇晃晃的蹲在雌性的脊背上,微微张开翅膀艰难维持着平衡。

    然而没一会儿,这只雄性帝企鹅还是掉了下来,duang的一声落在地上,圆滚滚胖乎乎的身体落地时似乎还弹了两下。

    潘都被萌的嘤嘤叫:“太可爱了,太可爱了,我的天!”

    雄企鹅立即站了起来,去讨雌性的欢心,雌企鹅用长长的嘴轻轻的戳了两下雄企鹅,是真的很轻很调皮的那种戳,仿佛打.情.骂.俏。

    潘都:“嘤嘤嘤,仑,我好爱这些黑白小胖子!”

    仑:“你是黑白大胖子,你当然爱他们。”

    潘都:“不不不,仑,我以前做人的时候就超爱他们,黑白配色的动物太神奇了,大熊猫、虎鲸、企鹅,每一个都是萌死人不偿命啊!”

    日暮时分,大多数帝企鹅都配对成功了,他们成双成对的站着、蹲着、坐着、趴着、躺着,干.着……。

    潘都看见还有少数雌性帝企鹅没有找到配偶。

    在雌多雄少的帝企鹅的世界里,每一年都有少数雌性找不到配偶,这很正常。

    这些雌性帝企鹅零散的分布着,周围全都是一双一对的企鹅,就只有她孤零零的站着,茫然四顾皆是恩爱夫妻,简直暴击伤害。

    潘都:“嘤嘤嘤,没有配对成功的雌企鹅看上去也太可怜了,好心疼她们。”

    随后他看到,有一只雌性帝企鹅胆子很大,主动跑去抢已经配对的雄性。

    雌性帝企鹅咚的一声扑倒在地,张开翅膀用胖嘟嘟的肚子在冰面上滑行。

    这是帝企鹅在冰面上行走的主要方式之一,看上去很憨,但帝企鹅们超爱这样滑行。

    雌性帝企鹅停在了一对企鹅面前,直接挤开雌性。

    这两只雌性帝企鹅瞬间就打了起来,她们用嘴狠狠戳着对方,挥动翅膀砰砰砰的打在对方的身上。

    雄性帝企鹅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了配对成功的妻子,这对夫妻已经非常相爱,试图强行介入的雌性不得不放弃。

    帝企鹅夫妻是恩爱的典范,一旦配对成功,他们就会忠诚于彼此。

    那些没有配对成功的雌性帝企鹅,她们非常失落的离开了这里。

    入夜之后,围观的海洋生物们渐渐散去。

    潘都非常肯定这里面没有迪亚和迪安,虽然长大后的迪亚,他可能不认识了,但迪安肯定不会怎么变,他不会不认识。

    更何况迪安是他见到最憨的帝企鹅,以迪安那股憨劲儿,即便是在上万只帝企鹅里也可以非常显眼。

    仑带着潘都往回游,阿乐与他们同行。

    潘都和阿乐总是有说不完的话,他们一起聊着阿无和烬,一起聊这些帝企鹅,一起聊小南和东风……。

    仑根本插不上一句话,只能默默的听着他们聊。

    没有一会儿,他们就听到其他的海洋生物在说:

    “你们知道吗,彼得和希林打起来了,希林那么厉害,彼得能打得过她吗?”

    “这段时间潘都不是一直都在教彼得打斗技巧吗,我觉得有可能打得过,潘都可是戴丽和海克的幼崽,潘都教的肯定是最好的!”

    “之前所有的虎鲸群都在嘲笑彼得和潘都,现在潘都把族群发展的那么大,潘都已经赢了好吗。”

    ……

    仑和潘都与阿乐简单道别之后,立即以最快的速度游向潘都的领海。

    潘都趴在仑的大脑袋上,仑的游速很快,他们没一会儿就游了回去。

    他们远远看见,许多虎鲸群和其他海洋生物都在围观,让这片海域变得异常热闹。

    仑带着潘都游过去,所有的吃瓜群众提前为他们让出了宽阔的海面。

    只见彼得和希林正在决斗,两只虎鲸都已经浑身是血。

    两个族群的所有虎鲸都在一旁紧张的看着,这是首领之间的决斗,他们不能参与。

    彼得族群的第一首领是潘都,但实际首领是彼得,他完全可以代表族群与希林决斗。

    潘都其实一直都在等希林带着族群前来入侵他的领海,这是希林当初放过的狠话。

    希林作为异常凶残的过客鲸群首领,她从来说话算数。

    潘都早就想好了应对之策,希林带着族群前来入侵,他会让彼得和希林决斗。

    两个虎鲸群争夺领海,一般都是通过首领决斗来判断输赢。

    哪一边的首领输了,自然会主动带着族群离开,两个虎鲸群轻易不会打架。

    作为亚成年的虎鲸,潘都自己是肯定打不过希林的,他心里很清楚这一点,因此他一直都在训练彼得的战斗技巧。

    潘都知道,他早晚会离开北极,彼得必须自己变的很厉害,否则等他走后,彼得一定会很惨。

    因此他要彼得成为北极海域的虎鲸之王,希林就是潘都为彼得设计的第一个必须要战胜的**oss。

    如果彼得可以战胜希林,就可以战胜北极中心海域大部分的虎鲸首领。

    潘都一直都在等希林前来入侵,这是彼得“逆袭成王”的起飞点。

    族群的虎鲸们围到了潘都的身边,其中一只虎鲸详细的告诉了潘都,今天发生的一切。

    希林在傍晚时分就带着族群前来入侵,彼得立即与希林展开了决斗,他们已经打了很长一段时间。

    彼得的战斗经验远远不如身为过客鲸群首领的希林,这是彼得的劣势。

    潘都早就针对这一劣势,对彼得进行了一系列的特殊训练,他甚至请了超级外援海克,让海克亲自辅导彼得。

    在过去的大半个月里,海克和彼得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决斗,潘都就在一边看着。

    海克是最好的导师,他将彼得培养的非常厉害。

    彼得每天都过的热血沸腾,他每天最期待的就是和海克打架。

    海克总是手下留情,主要是他若是不手下留情,彼得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彼得可以感受到,海克对他的教导是毫无保留的,他非常感动,他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幸运,可以遇见潘都,继而师承海克。

    希林简直不敢置信,彼得在这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内竟然变的这么厉害!

    她知道自己不可能打赢彼得,于是主动中止了决斗,她认输。

    彼得简直不敢相信,他真的战胜了希林,这在一个月前,是他做梦都不敢想的!

    希林恶狠狠的看向潘都,怒吼着:“潘都,你作弊!”

    潘都:“我怎么作弊了?彼得是我族群的虎鲸,他战胜了你,你已经没有资格再抢占我的领海。”

    希林更加愤怒的大喊:“彼得突然变的这么厉害,你敢说,你没有让海克亲自教他?!”

    彼得非常娴熟的运用着过客鲸群打架常用的技巧,并且还是非常高级的技巧。

    这毫无疑问,只有海克可以做到,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教出这么厉害的徒弟。

    潘都:“这就叫作弊?你是不是玩不起啊?海克愿意教彼得,我有什么办法呢。”

    希林怒吼着:“如果你不是海克的儿子,如果你没有去求海克,他怎么可能教彼得?!”

    潘都学着希林当初趾高气扬的样子,玩味的说:“那对不起咯,我爸爸是海克,这又不是我可以改变的。”

    希林差点没被气吐血,这还真是怼得她无话可说。

    她知道,如果自己有这么厉害的爸爸,当然也会请爸爸帮这个小忙。

    谁规定决斗之前不能请海皇虎鲸当老师,只要能请得到,这就是资源和本事。

    忽然,希林嘤嘤笑了起来,她大喊着:“潘都,你别高兴的太早,这次决斗是彼得赢了,我没有资格再来夺去你的领海。”

    潘都觉得有点毛骨悚然,他不知道这个希林还想干什么。

    希林慢悠悠的说:“潘都,那天,你和彼得在海底洞交.配,我都看见了,我一定会告诉波塞海克族群,你猜,彼得可以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吗?”

    潘都顿时暴怒,他怒吼:“你血口喷鲸!”

    希林继续说:“也是哦,彼得可是比所有的雌虎鲸还漂亮的雄虎鲸呢,你喜欢他,一点儿也不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