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 > 其他小说 > 真千金是满级大佬 > 第87章 第八十七章
    吴缘以前不曾怀疑过汪老先生, 对他的印象就是这是一个十分和气,热衷于慈善的大好人。(♀手机版om)所有人提起他都只有好话,说不出他身上有什么缺点, 仿佛圣人一样。无论是小永村的人, 还是龙峰村的村民,都那么喜欢他, 信任他。

    然而在黑暗中发生的那一幕, 却让她开始对这个人产生怀疑。按照汪老先生的说法,他当时被黄鼠狼给操控了, 不由自主地跑去自杀。但她清清楚楚记得, 他那时候的状态明明很好,眼神清明,全然不像是被操纵的模样。她又不是没见过被妖物迷惑的人是怎么情况, 尤其是那黄鼠狼, 本身道行不深, 之前能够以假乱真,仗的就是那鳞片。

    她能确定的是,那一幕绝对是他发自本心做出的选择。

    于是问题来了, 他不惜赔上自己的性命, 就为了抹黑烛龙的名声?他一个普通的人类老人,和烛龙到底哪里来的深仇大恨?或者他有把握自己不会真正死亡,能够保留记忆重生?

    这整件事都仿佛被笼罩在浓厚的迷雾中, 让人无法窥探其中的真实。甚至汪斯年都比他更好看透, 虽然他也有自己的小心思,但对于养育他的爷爷, 看得出是有真感情的。

    或许所有的答案, 只有找到烛龙了才能解答吧。

    她看着被狂热情绪感染, 在那边信誓旦旦一定会降妖除魔的苏大师,内心只想摇头:这位道行是有的,就是脑子看着不太好的样子,性格还挺冲动的,一激就上当,还真是指哪打哪的一把好枪。

    她没再看那些义愤填膺的村民,以要准备法器为理由,回到自己的房间。

    她给了汪老先生几张符咒,表示这些符咒能够抵挡住攻击,护住他,真出事了的话,也能为他争取时间。事实上,这几张符咒,吴缘在上面留下了自己的印记。只要汪老先生带身上,她能随时感应到他的位置。

    虽然汪斯年很想让吴缘随身保护爷爷,但他在看到吴缘毫不留情杀死黄鼠狼那一幕,他还真没这个胆子指使她。

    另一边,苏大师则是一脸斗志昂扬地去请自己一些老朋友一块出山。虽然他也能够打电话给他们,但有些事情是电话里说不清的,电话里邀请他们未必愿意登门。长和观的长老则准备返回一趟,再多找一些道友过来,顺便也看看能不能查到一些关于烛龙更多的消息。

    于是龙峰村现在就只剩下吴缘这一行人。

    对于别人,吴缘无法真正信任,但面对槐山的人,她就没什么好隐瞒的。她将汪老先生身上的疑点一项项说出来,也算是提醒他们小心一点,免得不小心被坑了。

    末了,又道:“我已经打电话给燕紫和沈小胖,让他们帮我调查一下他们祖孙这一年来的行程,再看看他们经过的当地是否有发生什么不寻常的意外。”

    武文全皱眉,“我只是觉得他人好得过头了,在面对想要自己命的妖怪,也能以平常心对待,甚至还劝大家别太冲动。倒没发现还有这些蹊跷。”

    比起汪老先生,武文全和寂明法师肯定更偏向于相信吴缘的判断。

    他们也百思不得其解,这人到底有什么目的?

    徐晏亭说道:“我看他应该还有六年左右的寿命。”至少显示出来的是这样。

    武文全惊讶,“你的面相能力现在这么厉害了?”

    他以为徐晏亭是通过面相看出来的。

    徐晏亭只是含糊应了过去。

    等到晚上时,那只黄鼠狼精过来了,吴缘留他一条命的原因就是为了知道威胁他的人到底是谁。

    吴缘直接问他,“你真见过烛龙本体了?”

    黄鼠狼精不敢隐瞒,“没有,找我的是牛头马面。不过我听说烛龙曾经是地府神兽,对方说是奉烛龙的命令过来的,又拿出了他的鳞片,所以我就相信了。”

    无论是烛龙还是牛头马面,他都得罪不起。

    黄鼠狼精最疼爱的儿子身体羸弱,也不是修炼的料子,别说修炼成人身了,只怕活不了多少年,到时候还得去地府重新投胎。黄鼠狼精这才答应了下来,为了儿子能重新投胎回他们家,要是操作的好的话,说不定还能踏上修途。

    吴缘扯了扯嘴角,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按照沈海铭的说法,烛龙重伤判官后已经逃走到人间,地府也派了好些缉拿他。对于这么一个叛徒,牛头马面又怎么可能为他做事,不过是打着他旗号行动而已。

    再联想到地府现在乌烟瘴气的情况,吴缘已经脑补了一出排除异己的戏码。

    她猜测烛龙应该是逃到人间,判官不方便出手——或者是重伤状态的他无力出手,于是便借助凡俗力量。

    如果是这样的话,汪老先生那边的事情也能解释得通了。

    对面可是地府的判官,在阎王不在的情况下,就是名义上的一把手,谁能抵挡得住他给出的诱惑呢?比如要是许诺汪老先生一一辈子不输给这世的荣华富贵,对方肯定愿意舍弃所剩无几的生命。

    她抬头再看武文全和寂明,他们脸色都不太好看,显然和她想一块去了。

    武文全嘀咕了一句,“看来成神了,也和人一样,也有勾心斗角,做不到真正的无欲无求啊。”

    吴缘说道:“他应该是以信仰成神,在这方面并不需要磨砺道心。”

    无论是神道,还是修士道,都有其各自的好劣之处。

    黄鼠狼精小心翼翼看了吴缘一眼,被她这轻描淡写的语气给惊呆了。他还是头一次见到普通人类胆敢用这种语气评点神明。现在的人类,都这么凶残的吗?

    吴缘将几张符丢过去给他,“先收着吧,这符能遮掩住你们身上气息,让鬼差他们找不到你们。”

    黄鼠狼精忍不住问了一句,“啊,可是我儿子过几年肯定会死,迟早也要回地府啊。”

    吴缘微笑,“那时候肯定已经解决了。”

    黄鼠狼精:“……”

    他不想知道,这个解决,到底是解决掉鬼差,还是解决掉判官。总之大人物的博弈,他小透明还是别参与了,赶紧带着孩子躲起来才重要。自己当时就不该脑子一热掺和这事。

    黄鼠狼拿了符后,赶紧跑了。

    武文全长长吐出一口气,“你真有信心啊。”

    啧,如果他们猜测的都是真的,那对方可是堂堂判官,执掌生死的神明啊,吴缘说的那么容易!就算她是天才,人要与神斗,谈何容易。

    吴缘说道:“神,只是在修途中走的更远的修士而已。”

    毕竟她师门中,还有大乘期的长老呢。判官,虽然厉害,但换做是前世的她,谁赢还不一定呢。可惜她时间不算多,穿越的时候,没能把小洞天带过来,不然还能在里头好好修炼。

    她扭头对看起来在发呆的徐晏亭说道:“加油啊,我争取给你找食物,你早点升级啊。”

    对于徐晏亭前世的身份,她多少有点猜测。

    徐晏亭:“?”

    “我努力。”

    吴缘说道:“不是努力,是必须做到!”

    哎,愁。明明她只是想修炼,结果一堆麻烦找上门来。倘若她不知道也就算了,在知道的情况下,还真没办法做到撒手不管。

    武文全看着她忧愁的模样,“阿缘啊,你知道吗?你现在越来越有母性的感觉了。”

    吴缘花了几秒钟时间反应了过来。

    艹,这不是说她像老妈子一样操心吗?

    拳头硬了,硬了。

    ……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吴缘在龙峰村里晃悠,看能不能找到更多线索。几天后,她发现汪斯年不见了,问了一下,才知道汪斯年得知三天后有一场拍卖会,其中会展示好些开光的法器。他准备去拍下拿来给他爷爷防身。

    吴缘想起了程霜霜,好心给她透露了一下这个消息。

    不用谢,请叫她红领巾。

    另一本,汪斯年还不知道即将有个大惊喜等着他。

    他翻开拍卖名册,目光落在其中一本书上,那本书看起来平平无奇。下面只有一个描述:这是一个能够抵挡术法攻击,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书籍。

    汪斯年忍不住想了他的养父——对于汪家,人们只知道爷爷和他,对于养父的印象十分模糊,以为他身体不好,常年卧病在床。但他却清晰地记得,在他小时候并不是这样的。那时候的养父性格温和,待人友好。

    然后某一天他忽然性情大变了起来,甚至无师自通许多法术,喜好也同过去不一样。他知道,他原来的养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夺舍的妖怪。爷爷始终被瞒在鼓里,所以他必须得保护好自己,保护好爷爷。至于其他人,他才不管他们死活,他所关心的也就只有那么几位。

    明面上他和养父虚以为蛇,为他办事,但私下却开始给自己准备退路。他需要更多的筹码,需要找到更多人站在他这边。

    可惜了,可惜杨秀禾死的太早,甚至没能从她嘴里挖出那道士的下落,他只能再另寻目标。他无所谓对方是邪道还是正道,只要能帮他做事就可以。

    他表情不自觉恍惚起来,可惜第一次见面时给吴缘留下的印象太糟糕,现在想要扭转也扭转不过来,不然吴缘的确是再合适不过的合作对象。

    他将所有拍卖品都翻了一遍,把想拍卖的东西都记了下来。

    等到拍卖当天,他早早就抵达拍卖场。至于钱,他早就准备好了。

    才刚进去,他便听到一道惊喜的声音,“汪先生,好巧。”

    汪斯年转过头,看到身着白色裙子的少女亭亭玉立站在那边,唇角含着甜美的笑意,脸上的妆容也恰到好处,看起来就像是一朵清新的百合花。

    汪斯年内心斯巴达了。

    艹!为什么程霜霜也会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