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 > 其他小说 > 穿越七零做知青 > 第377章 第 377 章
    元归见她进了浴室, 也赶紧抱着睡衣去了另外一间浴室。(om手机版)

    今天结婚他一直亢奋着,这会儿办完了,他也感觉到有点疲惫了。但是今晚可有大事要办的, 可不能疲惫了!

    洗去一身疲惫, 精神奕奕的回房间的时候,苏青玉正坐在贴着喜字的梳妆台前抹护肤品。

    这婚房倒是准备的齐全, 女性用品穿的戴的都有, 护肤品都有。

    苏青玉虽然不讲究,但是也是护肤的。这会儿正在脸上涂涂抹抹的。

    听到动静了, 她背一紧,然后假装若无其事的继续抹香。

    元归则走了过来, 站在她后面, 弯下腰看着镜子里的两人。

    都穿着同一款的睡衣,在同一个房间里面。这是结婚才能正大光明做的事情。

    以后再也不用为了避嫌,大半夜的还要回客房去睡了。

    元归对着镜子露出一个满足的笑容, 这笑容难免带着几分得意。

    苏青玉道,“笑什么呢?”

    “高兴。”元归转身去浴室, 给她拿毛巾擦头发, “晚上洗什么头发?”

    他动作有些生疏, 但是还算温柔。

    苏青玉也第一次享受这种待遇, 也不觉得不自在,反而很习惯。舒舒服服的继续拍自己的脸蛋, “感觉出了汗了。臭了。”

    “没有,很香。”元归笑道。

    苏青玉觉得他今天连说话都透着暧昧。想想也正常, 男人嘛, 特别是过了青春期却还啥都没经历过的男人, 这会儿肯定满脑子都想着那事儿了。

    她一想着, 脸还有些热。

    元归已经擦完头发了,拿了吹风机出来给她慢慢的吹,修长的手指头在她发间轻柔的穿插。

    好一会儿,终于忙完了,元归问她,“抹好了吗?”

    “嗯,”苏青玉镇定的点头。

    元归牵着她坐在床边。

    苏青玉:“……”这是不是太直接了,是不是得有个开场白,有个过程?

    结果元归压根没上床,转身从床头柜里面拿出一个文件袋来。又从里面抽出文件。

    “你的结婚礼物。”

    苏青玉:“……”她假装自己没多想,问道,“你不会也和爷爷那样吧,明天我还要把爷爷送的东西还回去的,我不需要这些。”

    “不是,是你喜欢的。”元归笃定道。

    苏青玉好奇的接过来看。

    是一份基金会成立的文件。基金会名字是青玉爱心基金。

    基金会主要目的是支持孤儿院,每年为维持困难的福利院提供一笔资金。保证这些孤儿不会饿着,冻着。还有书念。

    苏青玉看的心情激动,“你什么时候做的?”

    “就是你答应我求婚的那天。”

    他倒是聪明,没说是青玉向他求婚的那天。

    “送你珠宝你也不喜欢,我就送你喜欢的。你说过,我们两人都没有什么父母缘分,所以我们就一起帮助那些没有父母的孩子,让他们也能和我们一样幸福。以后这个基金会我们还要留给孩子,让孩子继承这样的精神。这算不算是我们留给孩子的,有意义的东西?”

    苏青玉听得鼻子都酸了,眼睛也酸了,还有些湿润。

    她本来也不是很爱哭,很软弱的人,但是这会儿心里真的高兴。

    就是觉得感动,觉得开心。

    “算,当然算!谢谢你,这礼物我很喜欢。非常喜欢!”她笑了,“就是名字太直白了。”

    元归认真道,“这是我认为最合适的名字了。你是它的灵魂人物。”

    “你怎么这么招人喜欢啊。”苏青玉笑着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元归感受着触感,心猛的跳了一下,脖子也红了。

    毕竟这个场合,这个氛围,实在是太……

    他将文件放在旁边,问道,“我们是不是要开始洞房了?”

    苏青玉噗呲一声笑了,“你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你是不是不懂?”

    怎么会有人把洞房说的这么认真。

    元归眼神都变了,“不用懂,有本能就够了。”

    他往前面一探,按了床边的开关,房间的灯就灭了。

    两个丝毫没有经验的人,连婚前小手册都不用看,就配合起来了。

    实战经验没做,可谁还没这方面的知识啊。

    两人珠联璧合,配合的天衣无缝。

    最后元归问要不要避孕,苏青玉还有力气说不用,她都计划好了,结婚第一年能生就生。别拖着。

    然后元归就激动了。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苏青玉才有机会和元归说自己的生育计划。

    既然要生,她是准备早点生孩子的。

    什么等忙完了之后再生的计划是没有的。她都发现了,自己只会越来越忙,不可能忙完。真要忙完得等退休了。

    还不如趁着自己位置不算高,管的摊子还没有那么大的时候,赶紧生了。年轻精力也好,也能够有更多的精力陪孩子成长。

    现在花岗各方面也算步入正轨了,总比之前要闲。

    “反正咱们要趁早。”苏青玉边抹香香,边道。

    元归正在打领带,听到这话就回头,认真保证,“好的苏区长,我不会辜负你的期望。”

    苏青玉:“……”

    两人收拾好了,才一起出门了。

    元老爷子早就起床了,正在看报纸,看到两人下楼了,笑着招呼他们吃早饭。

    似乎被苏青玉那番话影响了,他也看开了很多。现在对元归倒是也没有怼的想法了。

    毕竟以前怼,也只是想让孙子和他多说说话,现在他随缘了。

    以前犯了错,现在再想得到想要的,那是太贪心了。不如顺其自然。

    苏青玉也笑着叫了爷爷。

    元老爷子笑着应了,还给红包。

    苏青玉接过红包,和元归坐下来吃早饭。

    这会儿苏青玉倒是真有了点自己结了婚的自觉,结婚了,以后这就是自己家人了。

    一个关系不近不远的爷爷,一个和自己相知相许的伴侣。

    她对此很满意。

    至于远在国外的元爸爸,苏青玉是当他不存在了。

    吃完饭之后,苏青玉就和元爷爷说了自己不能收那些礼物的事儿了。

    房子她不需要,地皮更不需要。还有那些股份和金条。

    “爷爷,您的心意我领了,我真不是嫌弃,是真不能要。我是公职人员,手底下资产多了,就算是家里的,那也容易被人诟病。咱们也不缺吃喝,不必要留这些隐患,您说是不是?”

    元老爷子道,“我可以给你在国外开户。”

    苏青玉道,“那更严重了,不查出来还好,查出来了,更要怀疑我做了什么了。”

    元老爷子道,“那,那金条你收着,那些没问题。”

    “我也没地方放啊,而且我也用不着。我总不会饿到需要卖了那些金子换钱的地步。”

    元老爷子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不爱金子,也不要房子的人。连股份都不要。

    他那些股份,那些小辈们多少人盯着啊。

    结果她还不要。

    这还给不出去了吗?

    他看着自己孙子,自己孙子正一脸温柔的看着孙媳妇。

    “你就不劝劝?”

    元归道,“我也觉得青玉不需要这些。”看他一眼,“我给青玉弄了一个青玉爱心基金,帮助孤儿。我觉得您可以做点善事。”

    元爷爷:“……”

    最后元爷爷加入了基金会,以后每年会捐一笔钱出来。另外他准备看看国家需不需要他捐款,反正他这钱也给不出去了,不如帮助国家建设了。

    吃完饭,苏青玉就和元归出门了。

    毕竟那些知青同志难得来一次,苏青玉和他们说好了,办完婚宴之后单独和他们再吃吃饭聚聚。

    朱琳他们都在省城转悠了才去饭店汇合。

    看到苏青玉和元归了,高兴的跑过去,“姐,这里变得好繁华啊。比我念书那会儿繁华多了。”

    她大学就是在这里念的。

    苏青玉笑着道,“国家在发展,以后还会更繁华呢。”

    “真好啊,我在海城一直待着,都没什么感觉,来了这里之后才有这么明显的感觉。真的富裕好多了。”

    以前都是下放的知青,大家说着就聊起了华南的建设和发展。

    回忆起之前在这边插队的时候,贫穷的生活。以及后来苏青玉带他们走向奋斗的道路,走出一条康庄大道的经历。

    说完之后,大家说不尽的感慨。

    朱琳特感慨,“那会儿我才十五,青玉姐十七。”

    元归看着苏青玉,很想知道,十七岁的她是什么样子的,是不是很稚嫩,懵懂。

    然后就有人感慨了,“感觉这么多年过去了,青玉同志还是那个样子,永远聪明活力。富有奋斗精神。”

    苏青玉笑道,“可能是因为我永远十八岁。”

    大家笑了起来。

    得再加一句,严肃中带着一点幽默。

    吃完饭,朱琳他们就得走了,路上还得花时间,回去了要赶着上班。

    苏青玉和元归一起送他们,站台上,大家互相拥抱。

    “姐,以后要去看我啊,我也去看你。”

    “好。”

    “姐,以后咱们做亲家吧,我回去就开始和张明生孩子了。”

    苏青玉:“……”这个要考虑考虑。“你啊,思想不行,自由恋爱。”

    “那以后多培养培养感情。”朱琳很执着。

    张明也头皮发麻的拉着自己媳妇上车了。

    他可不想给自己的儿子找个这样的丈母娘,或者给自己闺女找个这样的婆婆。

    要是自家孩子受委屈,他都没胆子去讨回公道的。

    送完车,已经快晚上了。两人也没急着回去,而是在华南转了转。

    元归倒是头一次对苏青玉下乡的事儿感兴趣,问了一些经过。

    苏青玉就把自己那段传奇的经历给讲了一遍。

    元归遗憾道,“要是那会儿我们一起就好了,我如果在国内,也是要下乡的。”

    苏青玉道,“也说不准,就我公公那个作风,你也有可能在牛棚或者农场了。”

    元归:“……”

    “但是我会去看你的。偷偷给你带吃的。”苏青玉笑着看他,“我们偷偷的处对象。白天你是接受改造的落后分子,我是积极的知识青年。晚上你就是我的小情人。”

    元归心又跳的快了。莫名的觉得有些刺激。

    他不动神色的红了耳朵,然后拉着苏青玉的手,“回家了。吃晚饭。”

    苏青玉偷笑,果然婚后生活时不时加点调料是很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