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 > 其他小说 > 奇怪的先生们 > 第129章 32 某一天
    《玫瑰庄园》游戏还没制作好的某一天。(手机请访问om)

    秦非常独自去青杉大学上课(休息)。

    因为她的特殊情况, 也因为大学的环境,秦非常和任何一个同学都不算熟悉。她维持着自己独来独往的人设,对人态度礼貌, 却绝对称不上热情。

    时间久了, 她如愿以偿在这里找到了一个能休息的清净之地。

    她想起几年前一位嫂子哭着来找她,说她某个堂哥好像在外面找了小三, 经常以加班的名义在外面开房间待一段时间。嫂子要她陪着一起去抓奸, 结果她们找到了某个很**的酒店,看见堂哥一个人放松地躺在床上, 所谓的小三,根本没有影子。

    后来堂哥跟她说, 婚后面对老婆的脾气, 压力太大,有时候想一个人静静,所以才会独自去开房。

    当时秦非常觉得这堂哥脑子有问题, 现在她才悟了。

    如果婚后另一半脾气很大,确实很需要独属于自己的空间清静一下。这就是她每周按时过来上学的原因之一。

    最近爱格伯特的情绪不太稳定, 不知道是生理问题还是心理问题, 毕竟是梦魇幽灵, 她又不能把他带去医院检查一下。

    “……真的好烦哪, 他特别喜欢捣乱,经常在家里大肆破坏, 就为了吸引我的注意力。”

    正坐在位置上放空休息的秦非常忽然听到前方一个女生这么说。

    她下意识想起了经常被爱格伯特搞得一片狼藉的屋子,忍不住仔细听。

    “他还偷吃我的零食, 我吃什么他都要凑过来看, 不饿也要抢我的尝尝。”

    秦非常:“……”她想起自己每次在家吃东西, 都会被爱格伯特抢, 不由点了点头。

    女生又说:“有时候我忙着干活呢,没时间理他,他就会突然发脾气,不是过来捣乱弄掉我的笔就是合我的电脑,还会从背后给我一下!太过分了!”

    秦非常:“……”她想起自己在家办公的时候,爱格伯特闲着无聊差点把她的工作台拆了,好几次要不是她直接用某种方法转移他的注意力,都没办法好好给工作收尾。最近他也会突然从背后冒出来给她一下。

    女生还在抱怨,“太缠人了,时时刻刻盯着我,我出门他也想跟着。”

    秦非常:“……”她想起和工作伙伴吃饭的时候,神出鬼没的爱格伯特。

    原来人的烦恼都是一样的。

    另一个女生说:“身在福中不知福,我也想要一个粘人的小猫咪陪伴啊!待会儿下课我要去你家吸猫!”

    秦非常一愣,这才反应过来那女生抱怨的是家里的猫,而不是男朋友。

    她脸色有些微妙地沉思了一会儿,拍拍前面那女生的肩,“你们好,打扰了,刚才听到你们说猫,有点事想请教你们一下,我家里也有一只猫。”

    两个女生原本对她比较陌生,听她说起猫,立刻热情了些,“你也养了猫啊,是什么猫?”

    秦非常:“……捡来的,黑色,卷毛,血统……比较高贵,脾气有点大。他最近经常会咬我的肩膀和手,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两个女生你来我往地讨论了一下,排除了磨牙之类的可能,最后说:“很多猫都很骄傲的,在它们看来,我们不是它的伺养者,是受它庇护的两脚兽。我有一段时间去朋友家玩,把我家猫托付给其他人照顾,回去后它就抱着我的手咬,这是不满我忽视它,在宣告它在这个家的地位呢,它希望我一直陪着它,提醒我他的重要性。”

    秦非常开了眼界了。她只是因为听着感觉比较像,突然鬼使神差问了这个问题,没想到还能从这方面去解释。最骚的是,代入想一想竟然真的有道理。

    女生肯定地说:“你的猫在咬了你之后应该又舔你了吧?”

    秦非常:“确实。”只不过这个舔不是那个舔。

    女生笑起来:“那就没错了,如果猫一直用嘴巴蹭你,就是在把它身上的一种味道蹭到你身上,这是一种独占欲,宣告主权,它把你视为所有物。”

    秦非常:“……”爱格伯特身上的玫瑰香味太浓了,搞得她每天不用香水,其他人都以为她洒了玫瑰味的香水。

    “原来如此,受教了。”秦非常听那热心的女生讲了一整节的养猫课,下课时还加了那女生的联络号。

    等她走了,两个女生谈论起这个神秘的洛兰同学,“之前还以为她不屑理人,现在看来传言有误,挺好说话的。”

    叮咚一声提示音,女生拿起手机看了眼,愣住。

    同伴问道:“怎么了?”

    女生迷茫地举起手机,“洛兰给我发了个大红包。”

    这边秦非常经过提醒有了新思路,精研养猫技巧,段位更上一层。

    老祖宗说,万事万物其实都是相通的,这话果真没错。

    《玫瑰庄园》游戏发售十年后的某一天。

    秦氏这个由秦非常一手打造的品牌旗下,已经有了十几家不同的公司,涉猎游戏、影视、购物、互联甚至地产与科技制造等各方面。

    在初初崭露头角时,许多媒体就很好奇,她为什么要给品牌起“秦氏”这样奇怪的名字,接着就听说她给自己改了个名字,叫做“秦非常”。

    对于她名字和品牌的意义与由来,媒体猜测许多年,秦非常始终没有做过任何回应。

    她远离故土,孤身一人在这异世,总要铭记些什么,这样才不会忘记自己是谁,从哪来,要到哪里去。

    在她换了这个名字的时候,爱格伯特问她:“你的名字和你的秘密有关吧,你什么时候会告诉我你的秘密?”

    秦非常对他说:“你可以自己寻找答案。”

    最好他永远保持这份好奇心。

    如今的秦氏大楼,是前几年新搬的,一百多层高的大楼,由秦非常亲自选址建造,楼下挖了一个大大的人工湖,模样形状,都和她记忆中那个湖一模一样,不一样的地方是在湖边,她让人栽种了许多树木,造了个面积颇大的树林。

    那本来应该是个绝佳的散心赏景地,但由于湖边种植的红玫瑰,秦氏公司大部分员工都不敢过去那边,尤其是晚上。

    这其中原因还要从秦氏制作的那款风靡一时的游戏《玫瑰庄园》说起,游戏里长眼睛的红玫瑰,是一代人的心理阴影,后来秦氏的那个游戏公司出了一系列恐怖游戏,都有那个眼球玫瑰元素。

    那个游戏公司的标志就是一朵玫瑰花中间有一只眼睛。大家从此看到那个玫瑰标志,就会由此想到恐怖游戏,想到一系列阴影场景,患上玫瑰恐惧后遗症的人不是一个两个。

    据统计,这游戏横空出世之后,连玫瑰的销量都下降了很多。

    连秦非常这种大老板都听说过,自己游戏公司某个员工,给女朋友送玫瑰花,在花里藏了仿真假眼,想要给女朋友一个惊喜,结果当场把女朋友吓哭,失去了女朋友。

    玫瑰花这种花虽然变成了许多人的阴影,但所有秦氏公司的员工都知道,他们的秦总最喜欢的花就是玫瑰花。如果不喜欢,不可能用玫瑰花做品牌标志,十年如一日只用玫瑰味的香水,还在湖边种了那么多玫瑰花。

    对此秦非常表示:“哈。”

    总而言之,秦氏大楼附近的人工湖与森林,夜晚不会有其他人。唯有秦总偶尔会和她对象出现在湖边。

    在秦氏,爱格伯特是一个微妙的话题。

    复刻他外表制作的《玫瑰庄园》游戏boss,是一部分玩家的心理阴影,也是另一群舔颜玩家心目中的白月光。

    因为实在太好看了,在游戏中被他杀了也很难讨厌他,不少人去玩这个游戏,就是为了看一眼这传说中最美的游戏boss。

    不认识他的人不清楚,认识的人则发现,这么多年过去,他还是游戏里那个模样,仿佛永远不会衰老。对于他的异常,没人敢提起,也没人能提起。

    除了那个游戏相关,他并不出现在普罗大众的视线里,知道他存在的也就只有很少一部分人,大多都是秦氏员工。

    “这几天怎么没看见殿下了?”秦氏大楼一个前台和同事低声聊天。

    她的同事脸色苍白,没什么精神地应了声,“嗯。”

    “你怎么了,怎么这么没精神,你平时不是听到殿下的话题就激动吗?”

    “我也不知道,这两天浑身发冷,可能是前两天放假和男朋友出去玩的时候没休息好生病了。”

    两人正说着,看见门口走进来一个人。

    啊,是殿下!两人都是眼睛一亮,身体不舒服的那个前台也打起精神摆出一个笑脸。

    从来没正眼看过她们的美少年忽然朝她们走了过来,随手抓了一下,然后就好像拖着什么东西走进了电梯。

    “殿下刚才在干嘛?”

    那个感觉不舒服的前台女孩愕然,摸着自己的手臂和额头,“我这两天一直觉得身体很冷,现在突然不冷了?”

    她回忆着刚才殿下那个动作——戴着宝石戒指的手在她眼前晃过去,“我、我好像眼花了?我刚才,看到殿下从我身上抓走了什么东西?”

    她说完,两个女孩面面相觑。

    爱格伯特拖着一只幽灵去了秦非常的办公室,办公室外秦非常那些秘书见到他,都是一脸寻常,纷纷和他打招呼。

    秦非常只看了他一眼就注意到他手上的姿势。

    “你抓着什么东西?”

    爱格伯特坐到他专属的位置上,把手上那团幽灵捏吧捏吧,捏成一个球,“在公司里发现的一只幽灵。”

    他将那球放在自己眼前,手指戳进幽灵的脑壳里,对他笑:“这里是我的地盘,很久没有其他幽灵敢靠近了。”

    秦非常就当没听见,等他玩完了那东西,她才抬起头活动了一下手腕,顺便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

    “看你最近无聊,给你买了个东西。”

    翘着腿的爱格伯特起身走过去,随意拿起文件,“什么东西?”

    “一个岛。”秦非常平淡地说。

    爱格伯特:“……”

    秦非常看着电脑,说道:“托曼尼岛,我买下来了。我会安排重建,你自己决定建成什么……”

    话没说完,她被人从身后抱住,颈边一痛。爱格伯特不知因为什么突然很凶地咬了她的脖子。

    敲开办公室门的秘书看一眼他们的造型,冷静地说了句抱歉,退出去关上门。

    秦非常:“……松嘴。”

    她发现爱格伯特似乎很感动。

    但是——

    说实话,她买下这个岛,主要是希望他能把路边捡的幽灵养岛上去,不要养在家里,她每天回去看到家里乱窜的幽灵,就好像看到捣乱的宠物。

    这天晚上,秦非常睡着后,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个大厅里。对,就是那个熟悉的废墟古堡大厅。

    身边还有四十多个人,包括利昂和玫姗,秦非常看了一圈就发现这是当年被诅咒的那些人。有的英年早秃,有的壮年发胖,只隐约还有当年的模样。

    过了十年安稳日子的众人,突然出现在这个眼熟的大厅,回过神后都吓坏了。

    在他们开始哭出声之前,废墟古堡忽然间焕然一新,变得像是一个华丽隆重的……婚礼现场。

    白色与红色的玫瑰花瓣从顶上洒下,两旁的桌子上摆满了食物与美酒。外面的钟楼铛铛响过一遍后,二楼放置的钢琴也自动奏响舒缓的音乐。

    秦非常看着自己身上,她穿的不是入睡前穿的睡衣,是一件白色的裙子,如果没认错,前些天爱格伯特在看的当季新品图册里就有这一件。

    拿着银色手杖,穿白色西装的爱格伯特从二楼走下来,他对着瑟瑟发抖的众人说:“欢迎来参加我的婚礼。”

    所有人:“???”

    爱格伯特:“不过我没时间招待你们,你们自便吧,好好玩。”

    他如同当年那样忽视所有人,径直走到秦非常面前,在其他人震惊的注视下,将她从人群里牵到门口,那里停着一匹温顺的黑马。

    爱格伯特将她托到马背上,“我带你看这座岛。”

    秦非常看见“宾客们”目瞪口呆,宛如梦游,想起第一次来到这座废墟古堡时的情景,莫名感到一阵滑稽,差点忍不住笑出声。

    “好吧。”她将手递给爱格伯特。

    ——这是他的岛。

    ——这是噩梦开始的地方,也是噩梦结束的地方。

    (第四个小故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