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 > 其他小说 > 学神在手,天下我有 > 第241章 十:比比谁更渣18
    庄理搂着苏冥的腰走在前面, 孙柏溪亦步亦趋地追在后面。(♀手机版om)他几次想去拍庄理的肩膀,都被圆滚滚的汤团挤开了。

    眼看房间快要到了,孙柏溪只能高喊一声:“庄理, 我想跟你聊一聊, 就十分钟行吗?”

    庄理终于回过头,眸光莫测地看向他。

    孙柏溪仿佛受到了鼓舞, 追加了两个字:“求你!”

    他的卑微看得邱少直叹息。早知道有今天, 当初又是何必呢?

    庄理放开苏冥的腰,冲电梯间扬了扬下颌:“去楼下的花园聊。”

    孙柏溪如蒙大赦, 连忙跑到电梯间,摁了下行键。门开了, 他伸出一只手臂, 帮庄理挡着,脸上写满了焦虑,也写满了期待。

    庄理踮起脚尖吻了吻苏冥冰冷的唇, 柔声说道:“我很快就回来。”

    苏冥说不出阻拦的话,心里却像缠绕着一团乱麻, 纷纷扰扰、惶惶惑惑, 无处安定。他眼睁睁地看着两人下去了, 有那么一瞬间, 他真的很想干掉孙柏溪。

    汤团愤愤不平地给庄理加了30点渣值,然后捅了捅好友的腰眼, 怂恿道:“走,咱们下去听听他们说了什么。”

    “这样不好。”苏冥摇摇头, 脚步却十分忠实地走向电梯, 辩解道:“孙柏溪那个人性格很阴暗, 我怕他谈崩了会对庄理动手。我得下去盯着。”

    汤团:“……对, 我们是去保护庄理的。”

    ---

    庄理把人带到花坛边,白色月光洒在他身上,让他看上去缥缈得不似真人。

    孙柏溪贪婪地看着他,心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表白,却不知道该从哪一句开始。他掏出一根香烟点燃,深深吸了一口。

    借助尼古丁的安抚,他紊乱的心终于恢复平静。

    他哑声问道:“我们能不能不分手?”

    庄理宣布分手的那条短信他一直没回。私心里,他觉得自己不回,这段恋情就不算结束。

    躲在阴影中的苏冥立刻握紧拳头。

    汤团连忙抱住他的手臂,这才发现他浑身的肌肉都崩得很紧,摸上去硬得像铁疙瘩。由此可见他紧张到了什么程度。

    如果庄理答应与孙柏溪重新开始,今天晚上或许会发生一场大战。发小与孙柏溪之间肯定要死一个。汤团流着冷汗想到。

    幸运的是,庄理一口拒绝了:“不能。”

    ok,渣值减1。汤团在心里默默想到。

    孙柏溪的嗓音更沙哑了几分:“为什么不能?我不介意你与苏冥的事,只要你回来,我们还能像以前一样。”

    他认了,他真的认了。被耍了的那几个月,他全当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他宁愿庄理继续与自己玩下去。

    这场游戏是他先开始的,但他已经无法停止。

    “回到过去?”庄理双手插兜,似笑非笑地开口:“回到怎样的过去?回到你为了帮庄士淼除掉我,故意接近我的过去?回到你让人在我的酒水里下.药,安排牛郎带我去客房拍视频的过去?孙柏溪,你当我是傻子吗?”

    孙柏溪仓惶退后,不敢置信地看着庄理。

    这些话像一道道惊雷劈开他的脑袋。

    “你,你怎么知道?”在极大的恐惧中,他听见自己粗嘎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

    “我手机里的监控软件是你安的吧?安之前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是个黑客高手,你马上就会被我反追踪。你的所有阴谋算计都会暴露?”庄理掏出自己的手机,按亮了屏幕。

    孙柏溪被屏幕上已被破解的监控软件吓得面无人色。

    在一片电闪雷鸣之中,他惶然开口:“所以你断绝与孙家的合作不是为了讨好苏冥,而是因为你知道了我的算计?”

    “不然呢?”庄理反问道:“孙柏溪,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真的是一个懦弱无能的人,我可能会在你的算计中被逼得跳楼?”

    孙柏溪当然想过,这其实是他的终极目标。

    但现在,当他被庄理清冷的目光逼视时,他才逐渐意识到自己的做法是多么可怕。

    “你怎么有脸求我与你重新开始?”庄理再次反问。

    孙柏溪倒退一步,心脏撕裂一般疼痛。他眨了眨泪湿的眼,咬牙道:“可是你也耍了我几个月不是吗?”

    “我要你的命了吗?”

    庄理一句话就把孙柏溪问住了。

    “在你看来,爱情是什么?”庄理继续问。

    孙柏溪的脑子是乱的,他根本答不出来。他所有的爱情都在此时此刻被搅碎。

    “在我看来,爱情是程序。”庄理自问自答:“用程序来形容爱情是不是很奇怪?那么丰沛美好的一样东西,怎么可以与死板僵硬的程序相比。但是对我而言,它就是这样的。”

    庄理指了指自己的心脏,徐徐说道:“曾经的它是一部机器,没有情感的波动。想要与它沟通,你得一遍又一遍敲打键盘,输入程序。你输入的是恶,它反馈的就是恶;你输入的是善,它反馈的就是善;但它永远不会明白爱是什么,因为机器没有爱。”

    庄理看向遥远的天际,微微一笑:“但是有一个人出现了,他尝试着各种各样的方法去敲打键盘,他日日夜夜摸索着如何构造一个特别的程序,而这个程序叫做.爱。他从来没想过放弃。

    “你明白当一个机器领会了‘爱’这个字眼时是怎样的感觉吗?在那一刻,整个世界都亮了。”

    庄理看向孙柏溪,徐徐说道,“而苏冥就是那个点亮了我整个世界的人。他对我输入的是爱,但你对我输入的是什么呢?你又期望我能反馈给你什么?”

    孙柏溪颓然坐倒在花坛边沿。他知道自己没有任何希望了。苏冥已抢先一步占领了庄理的心。

    对庄理这样的人来说,爱上一个人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吧?

    “对不起。我真的感到很抱歉。我错了。”除了这句话,孙柏溪已经无言。

    他抬起头,想好好看一看庄理,却发现一条人影从黑暗中冲出来,几步奔到自己眼前,挥舞着拳头砸过来。

    孙柏溪被打得翻倒在花坛里。

    人影还不放过他,跳进花坛压着他打,嗓音狠戾:“你敢给庄理下.药!”

    这人不是苏冥又能是谁。如果早知道那天的相遇是因为庄理中了药,他根本就不会走。他怎么舍得让庄理独自去面对那些背叛。

    汤团也从树丛里跳出来,翻进花坛狠狠踢踹孙柏溪,口里骂着人渣。

    庄理站在一旁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才阻拦道:“别打了,把人打坏了你们是要坐牢的。”

    苏冥充耳不闻,汤团也有些上头。

    庄理无奈地追加一句:“苏冥,等你坐了牢,我会在外面再找一个男朋友。”

    苏冥:“……”

    苏冥一把扯开汤团,急切道:“别打了!”

    汤团:“……”

    两人我对他输入的是恶意程序,所以我得到的反馈只会是恶意。那你呢?庄士淼,你对我输入的是什么程序?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庄士淼答不出来。他想说爱,可他知道这话再也骗不过清醒之后的孙柏溪。他甚至连杜克那样的蠢货都欺骗不了。

    “你对我输入的是利用,所以我给你两个字——滚蛋!”

    孙柏溪厌烦地摆手:“庄士淼,你给老子滚蛋吧!”他转过身,一瘸一拐地走了。

    庄士淼僵硬地站在原地,默默忍受着心脏被割裂的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