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 > 玄幻小说 > 三生三世山河谣 > 第415章 痛苦之战
    鲸落瞬间捡起周蓁蓁掉下的匕首,将她拉到自己身后,感受她颤抖的身躯,鲸落蓦然一笑,“喂!小不点,你没杀过人是吗?”

    “什……什么?”

    “站在我身后吧,老实点!”

    鲸落吩咐完,身形一晃,迅疾之势直接飞向前面那人。(♀手机版om)极快,一刀毙命,人连声最后都没能发出来,眼看着鲜血喷涌而出的瞬间,鲸落瞬间向后一躲,就此躲开。

    可是原本担忧鲸落的周蓁蓁,上前去可就没有这么好命了。

    瞬间被溅开鲜血弄了一身,整个人第一次闻到这温热的血腥味,吓得傻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鲸落倒是笑得跟个花一样的灿烂。她望着这人,微微一笑,“小不点,你还挺有勇气冲上来的啊!”

    周蓁蓁紧紧攥着自己的衣裳,“你是因为我……才跟这些人对上的……我不能,不能看着你出事!”

    听到这话的鲸落眼神微微一顿……看不出来这还是个重情重义的好孩子。

    随意撇了一眼旁边烧焦的屋子,“小不点,你的家都没了,以后打算怎么办呢?”

    “我可以跟着你吗?”

    “呵,你都不了我,就想要跟着我?不怕死啊?”

    “不怕!我相信,姐姐你绝对不是坏人!”

    绝对不是坏人嘛……鲸落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有人跟她说的绝对呢……就是格外的新奇。

    “喂,小不点……”鲸落将手伸在她的面前,“你叫什么名字?”

    “周……周蓁蓁……”

    “周蓁蓁,你愿意跟我一起走嘛?”

    “嗯!愿意!”

    周蓁蓁毫无迟疑的将自己的手放在了鲸落手掌上,朝她微微一笑。

    鲸落第一次回应一抹真诚的笑意。

    也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突然开始回忆起了那么多的陈年旧事。鲸落想起与周蓁蓁的初次见面,微微一笑,但是还是拉开了52ggd.风,“好了,别说这些往事,赶紧走吧,它还在等着我呢!”

    上古鲸鱼一族的圣兽,两腮相长,蛇麟身子,有鳍在上,似鱼非鱼,似蛟非蛟,身形长约百米,高达几十米,每次出现,遮天蔽日,实乃令人生畏,亦是鲸鱼一族最强大的守卫者。

    “吼!”暴风雪之中,巨兽呐喊着。

    鲸落听出了它的疼痛,它被囚禁的悲痛。手中长贺嗡嗡作响着,这一次……她一定会让圣兽解脱的!

    与此同时,天道突然异动,鲸落还没有行动,一道天雷瞬间劈下。

    本能之间,鲸落慌忙立起屏障。

    天罚直接穿过屏障击响长生。

    该死!居然是这个时候,天道要对周蓁蓁降下天罚?!

    鲸落顾不得圣兽的攻击,连忙飞身在长生身边,与他一同抵挡。

    “噗!”长生身体实际上早就空虚已久,现在根本无力抵抗这攻击。鲸落一把扶住他的时候,突然直接察觉到了他法力空虚的一幕,整个人顿时僵住了。

    这家伙!身上为什么受了这么重的内伤?!更可气的是!明明受了这么重的内伤还要与她一再争执,抵挡天罚的用处。说什么自己法力强大,她现在没有法力,自然是他代替周蓁蓁接下这天罚最佳!

    “长生!你这个笨蛋啊!这么虚弱了!还受什么天罚啊!”

    “没关系……我,撑的住!你去!你去解决了圣兽吧!”

    “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怎么去啊!”

    此话落下,血妖和52ggd.风同时来到两侧,竖起屏障。

    血妖说道:“那圣兽只有你可以杀掉!鲸落,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婆婆妈妈了?!”

    鲸落这才最后深深看了一眼长生,连忙跑出了姐姐。

    离开结界,外面暴风雪更甚,还有猛兽在发出巨吼。

    鲸落被风雪遮盖眼睛,索性心一横,直接甩开面具,用白绢覆盖眼眸,以此抵挡风雪侵扰。

    金蝉子和天韵即便早有准备,也是相互一看。

    这祖宗还真的进去了!只不过,这暴风秘境这么的艰难吗?为什么还有雷电出现呢?

    越发接近之处,雷电交加聚下,鲸落左右躲闪,大喝一声,“长贺!”剑已然出现在了她的手上。

    几步轻跃,鲸落直接跳在圣兽身上,持剑一挥,直接插在了巨兽庞大身躯上。

    “哇!吼!”巨兽感受到了疼痛,猛然的甩身,与此同时,雷电像是被操控一般立马打在左右之处。

    见此,鲸落只能紧紧贴在巨兽身躯上,不得动弹。

    但巨兽几次雷电交加的攻击意识到自己没有攻击到人,更是一声怒吼,随后直接召唤雷电,径直向鲸落那方砸去。

    这是宁可自损八百也要伤敌一千!

    鲸落躲闪不及,被迫凝聚屏障,结果眼睁睁看着闪电轻易穿越,直扑而来。

    扑哧……鲜血洒落的身影,鲸落竟然直接扛着闪电,给圣兽重重一击。

    受到重击的它,痛苦的匍匐在地,却突然闻到了熟悉的鲜血,忽然间激动的“呜呜”叫了起来。

    它的眼睛依旧通红,似乎有丝丝泪痕。

    还认得自己!鲸落心底冒出如此想法后,内心一惊,立马探头努力看尽它的眼底,,“你还记得我对不对?”

    “呜呜……”圣兽声音呜呜,似乎是在压抑自己内心的伤悲,又似乎是在传达自己这几年的委屈。

    他记得的!他一直都记得的啊!

    鲸落心中一惊,也是立马笑出眼泪,紧紧趴在它的身上,“我知道的!我知道你会记得我的!”

    “呜呜……”即便是伤悲,圣兽依旧还在坚持回应着鲸落。

    鲸落抱着它,眼底留下了泪水。经过上一世的记忆,鲸落明白它身上有玄色的禁锢。除非死亡,它离不开这里。

    跟甚至,鲸落想要离开,也只有一条路只能是杀了它!

    远处,自己的朋友还在苦苦挣扎着。

    鲸落咬紧牙关,最后抱着它,轻声说道:“小家伙……我带你回家好不好?!”

    “呜呜……”好!好啊!

    今日的苦!今日的痛!鲸落发誓将会全部记在心上。她缓缓拿起了长贺,面对没有丝毫对自己设防的圣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