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 > 都市小说 > 其实我真的超有钱 > 第77章 第七十七章
    这篇文章让闻乐一炮而红后过了没几天, 闻乐再度发布了一篇文章,再次让人们见识到了这位以文案出名的博主深厚的文字功底、出色的文笔,以及惊人的带货能力。(手机版om)

    这人的文字总有一种魅力, 她笔下的每一样东西都充满了无与伦比的吸引力, 看了她文案的读者没有谁不想去尝尝、去看看她笔下描绘的东西、景色到底有没有她说的那样神奇。

    商家看到了博主的带货能力,各种宣传邀约纷至沓来。

    可这博主非但一个商业宣传都没接, 反而没了消息, 似乎就此销声匿迹。

    很少有人面对报酬丰厚的宣传邀约会无动于衷。

    于是外界有人调侃说这位id为‘闻音’的博主大概真的是什么在山中隐居写作的作家,发表完一篇文章后估计是又钻进了大山里, 断了, 也切断了与外界的联系,要不怎么全都找不到这博主的消息。

    而事实上闻乐也的确和外界说得差不多,又一头钻入了山区, 虽不至于与外界失联, 但也基本上差不多了。

    彼时正值暑假, 闻乐钻进山中一呆就是两个月。

    她的文章在上火了之后,不少人来联系她希望能帮忙推广带货,闻乐大致看过那些商业宣传的邀约, 却没多大兴趣。

    对她而言, 想要写出好的文章靠得不只是自己的文学功底、爷爷的建议,更有那一闪而逝的极为关键的灵感。

    闻乐之前能写出那样打动人心的文章,是因为自己真的被山泽县、被临县的风土人情所打动, 她详细的了解过那里, 在那里生活过一段时间,带着饱满的感情写下了那两篇文章, 也因此会有这样惊艳的效果。

    因此若让闻乐选择, 闻乐依旧会选择与之前类似的东西。

    而闻乐的确在众多的私信中发现了这样一个声音。

    那是沛县的一个‘下乡大学生’给闻乐留的言。

    大意是沛县是算是西部的一个贫困县, 这里的几个村庄居民收入不高也没有太多的谋生手段,倒是家家户户种植一种蜜桔。

    这蜜桔个大皮薄,汁多浓甜,滋味不比外面有名的蜜桔丑橘差,但是这橘子模样既没有外头的蜜桔好看,又没有丑橘有名,而且这一片区域橘子种类多,橘子产量也多,因此价格被中间商压得很便宜,卖不上价钱去。

    这人在上看到闻乐为山泽县和临县的农产品做了宣传,为他们打开了销路,于是也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找这个id为闻音的博主做一下宣传。

    闻乐特意上去了解了一下这沛县,却并没有多少消息,只知道是西部的一个贫困地区。

    但在这众多的邀约中,只有这个让闻乐有些心动,便与那人要了联系方式,几番沟通下来就定下了计划。放假不到一个月,闻乐就带着生活助理黎姐和小杨飞往沛县。

    沛县周围所在的这片地区多山,地势有些复杂,闻乐这才知道,原来沛县的蜜桔买不上价钱还与这复杂的地势和交通运输有关。

    闻乐带着黎姐和小杨权当是旅游,在沛县住了大半个月,跟着当初联系她的那个下乡大学生于杨了解沛县的风土人情。

    于杨大学毕业没多久就来到了沛县的衡村工作,现在也不过才24,与闻乐没差几岁。

    于杨初见闻乐时震惊了许久都没反应过来。

    于杨也是读过那个id为闻音的博主的文章后才动了邀请闻言帮助的念头的。在于杨眼中,闻音的形象应该就是外界猜测的一样,是一位四十多岁,博学多才,但是常年隐居的低调的作家。

    但是于杨实在没想到闻音竟然是一位比他还小,还没有大学毕业的女生。而且关键是,还长得这么好看。

    于杨第一次见到闻乐的时候,闻乐穿了一身白t牛仔裤和运动鞋,长发在脑后帮了个马尾,身后跟着两个看上去像是助理的人帮她打着伞。

    于杨当时就是一怔,心道终他们这地方也有明星来拍综艺了吗?就在于杨猜测该是当下那个大火的综艺的时候,闻乐带着两个助理走过来问他:“你好,你是于杨先生吗?”

    于杨愣愣地点点头,纳闷这人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然后就见那被他认作是女明星的女生朝他伸出手,“你好,我是闻音。”

    于杨当时愣了好久才讷讷地反应过来,拘谨地跟闻乐握了下手。

    而于杨心中仍然不敢相信,面前这个年轻的女孩就是上那个文学功底深厚的作者。

    于杨当时还试探着问了一句,“你真的是...闻音?”

    闻乐点点头,“不像吗?”

    于杨讷讷道:“我以为你至少四十岁了...”

    闻乐闻言就是一笑,那笑明媚不可方物,于杨几乎感受到自己心脏被电了一下,心道,这大概就是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才华的典型代表了。

    闻乐在沛县呆了大半个月,这大半个月她与周考很少联系。周考最近也不知道在忙什么,只是在闻乐动身出发前往沛县的时候说过一句要给闻乐一个惊喜。

    闻乐忙了一阵子就把这事儿忘在脑后。

    这日闻乐跟着房东大妈去山上采风。

    她只带了生活助理黎姐帮他拍照,小杨去了镇上买一些生活用品。

    这片山不怎么高,但草木旺盛,正值盛夏,草木郁郁葱葱,很是美丽。

    房东阿姨说就在这山上有一处小溪,流经一处断崖,形成一个小小的瀑布,瀑布下的水很甜,溪流清澈,偶尔还能看到小鱼,而岸边开着一片白色的小花,风景很是秀丽。

    闻乐先是拍了几张风景照,又让黎姐帮忙从后背拍她的背影,在这里玩儿了一会儿,闻乐突然发现黎姐裤子上一块污渍,提醒道:“黎姐,你是不是来...姨妈了。”

    黎姐有些窘迫地双手往后一捂,有些尴尬道:“可能是水土不服,就有些不规律,我也没发现。”

    闻乐脱下身上的外套给黎姐系在腰间,“黎姐你先回去吧,房东阿姨在这里,我再待一会儿就回去。”

    黎姐有些不放心,“你一个人能行吗?”

    闻乐笑道:“不碍事,我也是在山上长大的,再说,我这么多年的跆拳道散打也不是白练的。”

    黎姐这才放心,又叮嘱闻乐一番才往山下走去。

    闻乐是真的不害怕,她在这里也住了大半个月了,地形也摸清楚了,山上的村民知道她是来帮着买橘子的,因此对闻乐也很好。再者房东阿姨就不远处,闻乐也不是一个人,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这里风景很美,闻乐拿着相机拍了不少风景照,打算发表文案的时候挑选一些合适的发上去。

    突然间,视线撇到一个毛茸茸地东西一闪而过,闻乐有些惊喜,她曾听村里的人说过,山上好像有狐狸之类的小动物,可惜刚刚没看清,也不知道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闻乐心中好奇,不由往刚刚有影子虚晃过的地方走去。

    走了两步突然从另一个方向传来声音,闻乐连忙回头看过去,就见一只肥肥的野兔倏然跳进草丛中。

    这一转头转得太急,闻乐没看清脚下的路,一脚踩在一块拳头大的石头上,脚腕一疼,整个人就失去平衡朝着一个方向跌落。

    闻乐有些狼狈地跌落在地,手掌因为按在地面上擦破了皮,脚腕也崴了,一阵阵钻心地疼。

    闻乐倒吸一口气,甩甩手上沾得泥,等了一阵,待着脚腕上的疼痛过去闻乐尝试着站起身。

    还好虽然还是很疼,但是一瘸一拐地也能独自行走,只是想到下山回到住处还有这么长的路要走,闻乐就一阵发愁。

    闻乐坐在地上拿出手机给小杨打了个电话,但是这里信号不好,这会儿电话也一直都没打通。

    闻乐又给黎姐打了个电话,也没打通。

    闻乐叹了口气,心道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一时间联系不到人,闻乐干脆脱了鞋和袜子把刚刚扭伤的脚浸到冰凉的溪水里去,算是给自己上冷敷,又给两人发了短息,然后边用冰凉的溪水泡着脚边坐在原地摆弄相机,偶尔再拨一个电话出去,企图求得救援。

    闻乐看了看手机电量,心想要是再过半个小时还是没人接电话,她就自己走回去。

    “闻乐!”

    闻乐手一个哆嗦,吓了一跳,她怎么觉得自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难不成是她出现幻觉了?

    正自我怀疑着,又听到一声“闻乐!”

    闻乐双眼睁大,不可置信地转过头看向身后。

    只见周考站在身后,高大的身影在闻乐身上投下一片阴影正居高临下地看着闻乐。

    闻乐惊喜之极,“周考?”

    “你怎么来了?”

    周考蹲下身,凑近闻乐,闻乐惊喜地扑进周考怀里,惊喜之情溢于言表。

    周考笑着拥抱了闻乐一下,侧头亲吻了闻乐一下,几乎声音几近叹息,“我好想你。”

    闻乐在周考颈窝间蹭了蹭,心里酸酸软软地,“我也想你。”

    周考侧头在闻乐耳鬓亲吻,灼热地呼吸喷洒在闻乐脸上,闻乐的脸很快浮上一层红晕。

    周考的亲吻循着闻乐的脸颊一路到闻乐唇边,先是轻轻咬了闻乐的唇一下,而后低头狠狠地吻上去。

    一吻结束,两人努力平复着呼吸,可视线还是紧紧地黏在对方身上。

    闻乐的手摸着周考的脖颈,一下一下摸着,眼中含着星子,嘴角带着笑,“这就是你说的惊喜?”

    周考笑着点了下闻乐的鼻子,“不算惊喜吗?”

    闻乐笑着在周考嘴角又亲了下,“算,你就是最大的惊喜。”

    周考笑着低下头,鼻尖蹭了蹭闻乐的鼻尖,“看你嘴这么甜就告诉你,其实还有别的惊喜。”

    闻乐又笑着亲了周考一口,“什么惊喜,告诉我好不好?”

    周考拒绝,“现在告诉你就没意思了。”

    说着周考看向闻乐泡在水中的脚,“脚跑在水里凉不凉?”

    闻乐看了眼脚丫,“脚腕崴了。”

    周考闻言挑眉,拉过闻乐的腿放在自己的腿上查看闻乐的伤势,之间闻乐的脚腕肿起一片。

    周考道:“你这脚腕真是多灾多难。”

    闻乐耸耸肩,“怎么感觉每次崴脚都是你在地时候?”

    周考敲了闻乐的头一下,“你应该说幸好每次崴脚男朋友都在身边。”

    闻乐白他一眼。

    周考给闻乐穿上袜子和鞋,背起闻乐往山下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