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 > 科幻灵异 > 被害者自救手册 > 第237章 难逃一死的家伙
    (章节发布的时候出了点问题,这一章被放在238之后了)

    “胡说!这都是你们的瞎猜罢了!证据,证据呢?!”寒川似乎还想作拼死一搏。(om♀手机版)

    “虽然在逻辑链上这已经是个闭环,不是很需要证据。但你非要证据的话也很简单,既然你们两个都宣称自己在案发的时候洗了澡,那么只需要调查一下浴室的用水量就可以。”凌平慢悠悠地说道,“在这种邮轮上,淡水资源是很珍贵的,尤其是加热后的淡水,使用了多少热水都是可以查出来的,就是稍微麻烦了一点。”

    “如果你想要用你洗澡用的水比较少这一点来搪塞,我们可以再去调查指纹。虽然估计你在偷西野先生的圆珠笔和把自己的戒指放到西野先生床下的时候都戴了手套或者用手帕隔着,在推门的时候想必也是如此,但你在打开自己的房门时应该是不会再继续用手套或者手帕了。这样一来只需要逆向调查,在你的房门把手上没有用布擦过的痕迹,也没有西野先生的指纹,就可以证明他根本没有到过你的房间。”

    “既然他没有到过你的房间,那他的圆珠笔就只能是被人带到你的房间去的。我实在想不出这艘船上还有什么人会做这种费力不讨好专门嫁祸别人的事情……”凌平看向寒川龙。

    “不,那个,我其实只是想做个恶作剧……请原谅我吧西野先生,我愿意赔偿你的精神损失……”凌平华还未说完,寒川龙便已光速转变了态度,投降速度堪比二战时期的髪国。

    众人对他这种作风倒也感到十分无语,西野先生毕竟还是善良,只是严重警告了一番寒川便放过了他。但也说要是他之后再发现寒川做出那种不人道的事情就要追究这次的事情,算是一种限制。

    闹剧过后就是晚餐时间,这艘邮轮抵达东京的时间是明天早上八点钟,晚饭则安排在了七点,吃完后正好睡一觉再吃个早餐就到东京了。

    “西野先生还真是善良,居然就这么原谅了寒川那个家伙,要是换成我的话一定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晚饭后八点钟,铃木园子气呼呼地走在走廊上,似乎还在为西野先生被诬赖的事情生气。

    “好啦园子,正是因为西野先生这么善良才会有好报的,你就不要再生气了。”小兰一脸无奈地在一旁劝解,这件事真要追究责任的话也很难办,最多只能定一个诽谤的罪名,到时候只要寒川龙一口咬定自己只是想做个恶作剧,再找个好律师运作,基本上担不了什么责任。

    当然,这是建立在铃木家没有动用财团力量的前提下的……

    “诶?前面怎么聚了那么多人,而且又是在寒川先生的房间门口。”转过走廊的转角,园子忽然看到三四个船员聚在寒川的房间门口,很是伤脑筋的样子。

    “怎么了?”

    “啊,是园子小姐啊。是这样的,这位先生说不想和大家一起吃晚饭,要我们随便做一点,在八点钟给他送到房间里来,可是我们送来以后怎么敲门里面也没有人回应……”一名船上的服务生这样说道,他身后还有两名推着餐车的服务员。

    “我想大概是已经睡着了吧,这个家伙今天刚做了坏事,应该没有脸起来吃东西吧。”园子讽刺道,“不用管他,让他饿一晚上吧。”

    “可是……”几个服务员还有点犹豫,便已经被园子推着离开了寒川的房门口。

    而寒川龙依然没有打开门说什么。

    ……

    一夜无话,除了园子和小兰把原先给寒川龙准备的晚餐吃掉导致有点消化不良以外,几乎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安宁祥和的夜晚。凌平甚至在晚饭后顺便到甲板上散了个步吹了吹海风,度过了难得的海上游览之夜。

    当然,有他和柯南毛利这三尊死神在,不发生什么案件反而是怪事。

    “啊!!!”

    时间是上午九点,邮轮顺利抵达了东京的港口。凌平和柯南等人正收拾着东西准备下船,忽然听到一声尖叫从船舱内部传来。

    “怎么了!?”凌平柯南和毛利三人沿着声音的方向一路跑过去,只见一位应该是来打扫卫生的服务员正捂着嘴巴,一脸惊恐地看着房间之内。而这间房间正是之前寒川龙所居住的房间。

    “这位,这位先生他……”服务员用颤抖的手指了指房间里面,凌平三人向里一看,只见房间里面被翻得乱七八糟,抽屉全部被拉出来,柜子倒在地上,床铺也被整个翻了起来。而寒川龙正仰面躺在地上,头部旁边有一摊已经凝固的血迹,看样子是早已死去多时。

    “这……寒川先生他被杀了?这是杀人事件!快去报警!”三人都是一愣,紧接着便立刻进入调查状态,对那名还处在震惊状态的服务员说道。

    “竹内,你来辅助我进行初步的现场调查吧。”毛利小五郎对凌平说道,凌平点了点头,先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火机造型的迷你照相机,拍摄了一下现场凌乱的状况,避免因为自己三人的调查而搞错了重要的现场物证。

    这个火机型照相机还是当初从一个跟踪狂那里没收来的,除了内存比较小,拍不了几张照片就会储存不下以外还算好用。

    “死者应该是右眼被枪械击中,直接破坏了脑部导致脑死亡……右眼?我记得基德的单片眼镜也是戴在右眼上的……”凌平作为见习法医,自然负责起了对死者进行初步尸检的任务,而毛利小五郎和柯南则在房间里搜查其他的线索。

    如果说当初那个枪手是直接瞄准的基德的右眼进行射击,那现在杀死寒川龙的这个有可能也是他……是某种强迫症?还是标志性的杀人痕迹?凌平在心里思考着,手上也没有停,继续检查着寒川龙的遗体。

    “还完好的左眼角膜上有白色小点出现,尸斑已经融合为片状并逐渐扩大,全身关节都开始出现僵硬,尸僵发展到全身,但并没有到达高峰。这样推断死亡至少有六七小时以上了,也就是昨晚**点之前……晚饭的时候寒川龙就没有出现,死亡时间就在六点半到九点之间吗?”凌平结合寒川龙的尸僵情况以及其他特征简单对死亡时间做了推论。

    因为条件有限,凌平只能做出这样比较笼统的推断,详细的情况恐怕还要等进一步细致的尸检才能看出来。

    “房间被翻得一团乱,那枚戒指也不知道哪里去了。”毛利小五郎结束了对房间的搜索,这样说道。不过因为房间实在太乱,怕破坏现场的他也没有做太细致的调查,只能在表面上看一看。

    “毛利侦探,你知道有没有那种专门瞄准人的右眼射击的犯人或者枪手什么的吗?”凌平问道。

    “不知道啊,难道这次的案件会和那种人有关系吗?”毛利小五郎问道。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但我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杀死寒川龙的和狙击怪盗基德的人,很可能是同一个……”凌平低声说道。

    ……

    由于事发突然,原本打算在靠岸后直接去横须贺的香阪家城堡的众人只好取消了行程,等待警方调查出结果。

    前来调查的警方人员又是大家最熟悉的目暮警部、白鸟警官和高木警官,以及非自然死亡研究所派来出外勤的三澄美琴。

    “这么远都来出外勤啊。”凌平接过三澄手里的工具箱,非常自觉地担任起了助手的角色。

    “因为听说是你卷入其中的案件,所以所长说什么都要派我来看看。”三澄对凌平微微一笑,一边走一边把头发扎起来,“而且铃木财团最近其实也在出资赞助我们研究所,这种程度的重视也是当然的吧。”

    “铃木财团居然还赞助了我们研究所?”这一消息凌平倒是头一回听说。

    “是啊,据说是因为你之前几次亮眼的表现所以铃木财团也把目光放在了这里,赞助了超过一亿元的资金用于购买器材和日常维护。”三澄把戴好一次性塑胶手套,“竹内你果然不愧是我们的招财猫呢,这下不仅仅是逆向招来解剖委托,也正向招来货真价实的资金了呢。”

    “呃……”凌平有些尴尬地翻了个白眼,“并不是很想被当作这么一种存在……我怎么就不能被当成一个普普通通的正常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