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 > 玄幻小说 > 大祭司 > 第135章 第一百三十五缕光
    巨龙行不行, 看它拆了几栋楼就知道。(om)

    司诺城行不行,看他把西方龙打到几成死就知道。

    这是一头有两个足球场大小的巨龙。它通体铅灰,背生蓝鳍, 有荧光色的脉络在鳍中隐现, 随着它粗重的呼吸一张一弛,在黑夜里散发着幽蓝的光芒。

    它身躯蜿蜒修长, 四肢粗壮强劲, 收敛的蝠翼缓慢张开,如阴云般遮天蔽日。体格的大小与伦多刚冒出的第一头巨龙相去不远, 但气势却更重上几分。

    原因无它,这头铅灰巨龙的头颅极大, 后脑跟葫芦似的多出半个圆弧, 一看就是“带了脑子”的主。

    确实,比起伦多刚初代“死神”的肆虐妄为,这头巨龙算得上聪明。它不清楚之前出去猎食的龙去了哪里, 是生是死,但它选择在第一时间飞得更远, 还挑了现成的肉库下手。

    等吃饱喝足了才考虑筑巢的事情, 且没有对“领地”中的食物赶尽杀绝。它要留着他们, 让食物繁衍出更多的食物。如果他们想跑, 再吃掉几个不迟。

    玩弄猎物往复几遭,猎物就再也升不起反抗的心思。繁衍数代之后, 反而会认定这种用人肉供养巨龙的生存模式。这样一来,食物永远不会短缺。

    显然, 铅灰巨龙的“阅历”很广, 不仅有过类似圈养猎物的经验, 还是个会动脑子的棘手货。

    它敢把巢穴筑在最热闹的地方, 就做好了被猎物强力反抗的准备,也知晓惨败过后,他们只能被迫接受命运。

    但巨龙猜到了开头,却没有猜到结尾。打死它都想不到,人类的第一波反抗者里混进了个“非人哉”的狗东西!

    他长得跟人一模一样,可气势强得让它都感到毛骨悚然。尤其是对方倏然张开气场的那秒,巨龙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

    跑!

    快跑!拼了命地跑!

    在直升机的光照中,在战斗机的探测下,在军队的接近时,全副武装的战斗人员几乎是发懵地看着站在巨龙面前的亚洲男子,完全想不通对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更绝的是,渺小的人类挡在庞大的巨龙面前,率先瑟缩的一方居然是……巨龙?

    法克!他们没看错吧?刚刚龙的后肢退了一步?

    “那是谁?我们的队伍里亚裔的大兵吗?”红发的中尉大声问道,“是哪支队伍?是哪个编号?”

    “不是我们的人。”他的副手摇头道,“亚裔都很聪明,被将军安排去守避难所了,队里仅剩的三个亚裔都在战机上。”

    “他到底是谁?”直升机的舱门洞开,罡风猛烈。中尉红发凌乱,视线却紧紧盯着下方,“敢站在巨龙面前,难道……”

    这头巨龙极为聪慧,它安静地与司诺城对峙片刻,脊背上的蓝鳍一鼓,张嘴就喷出一股蓝色的龙息。

    龙息带着火焰的炽热,夹杂着毒素的累积,被喷到的地方顷刻腐蚀出大洞,冒起了黑烟,泛出了白泡。而巨龙以后肢为点,猛地一蹬地面,蝠翼划开飓风,立马窜上高天。

    它防备司诺城,但它半点不怕别的人。本以为龙息够底下的人类磨很久,却不料三片金色的扇叶掀起狂风,非但正面挡下了它的龙息,还驱散了刺鼻的毒雾。

    司诺城挥开蓝色的火光,手中的扇叶收紧变形,瞬间凝成一张长弓。

    “昂——”龙吟声起,方圆十里大地震颤。

    巨龙蓝鳍鼓胀,将目标瞄准了周遭的军机。它打算击毁这窝铁鸟,利用爆炸的烟雾离开。

    可当龙嘴张开的刹那,金色箭矢由下往上袭来,大力贯穿了它的下颚、舌头和上颚。龙血喷洒,蓝色龙息从两侧滚落,而巨龙惨叫一声,身躯上下颠簸一番,更坚定了逃离的心。

    如果一头龙实打实想跑,确实没人能拦住。

    可惜,司诺城是个人,也不是人。

    光精灵的灵魂外衣隐约可见,暗精灵的纹路却爬上了脸颊。巨龙转身就逃,长尾横过天际,司诺城双腿一沉,轰然朝上弹升——

    他的双手拽住了巨龙的尾巴!

    在旁观者不可置信的眼神中,司诺城旋转身体,手臂肌肉喷张,竟是生生把住了万吨巨龙,将它脊背朝下大力掼翻在地!

    “轰隆——”

    大地龟裂,烟尘四起。

    “天呐,上帝!”观战的大兵抱住脑袋,眼睛瞪得像铜铃,“他、他把那头龙掼在了地上,这是什么臂力?”

    “金色的弓箭……我记得他!他是中洲最强的觉醒者之一!”

    “中洲的觉醒者?等等,他是怎么来到北欧的?”

    众大兵面面相觑,有人干涩地说了句:“我们并没有发现国外的船只或飞机入境……”那问题就更大了,他们的防线设置有那么弱鸡吗?能被人悄无声息地进入?

    相顾无言,他们只能朝下看去。

    讲真,大兵们以为单人掼翻巨龙已经够惊悚了,却不料更碎三观的事还在后头。见过人类单方面暴打巨龙吗?见过巨龙被人打得嗷嗷叫吗?

    他们可算开了眼界!

    拆掉整个“圣安娜”区的巨龙,在司诺城手里被揍成了一张肉饼。他双手握住龙尾,将它狠狠抬起,再重重砸下。

    “你砸我九栋楼,我就砸你999下!”哐哐哐!

    地势平坦的圣安娜区动荡起来,没多久就被整出了一块盆地。巨龙翻着白眼垂死挣扎,司诺城骂得越来越狠:“知道我的大楼造价多少吗?一栋8亿美刀,九栋就是72亿!北欧商业区黄金地段,你特么拿来筑巢!”

    “你拿我72亿美刀筑巢?”哐哐哐……鲜血淋漓。

    “知道我的德迦半岛值多少钱吗?半岛!一个岛,无价!单日的影视拍摄、度假出租就能收4.7万美刀,就这么被你吃空了?”

    岛上有他的牛羊,有他的马场,还有靠海的中世纪古堡建筑和他的收藏馆,其中有不少百年精品,以及血统极纯的宝驹,结果全没了!

    哐哐哐,司诺城仔细一算,深觉得活剐了这头龙都赔不起。

    那怎么成呢?他从来不做亏本生意。

    “我会把你们一只只捉起来,全剖了卖掉,直到赔偿完我的损失为止。”司诺城发出了魔鬼的声音。

    一击又一击,巨龙从激烈的反抗慢慢颓废成不得不认命。又在认命之中,逐渐消弭了声息……

    它的外皮看上去无损,实则体内脏器破碎,只剩下一口气了。司诺城踩着它的鳞甲往前,转手凝出四十米长刀,一把捅进了巨龙的脑子里。

    竖瞳失去了光泽,战斗结束了。

    旁观者怔愣了好久,才试探着靠近。但他们来不及走上一段距离,就见万千丝线包裹住龙尸,瞬间织成了一架庞大的战机。

    那战机裹起龙尸,眨眼消失在夜色里。

    良久过后,终于有人找回了声音:“我想我知道我们的防线出了什么问题……嘿,伙计,考虑在防线周围立个牌子吗?就写上‘光速路过北欧的勇者,请留张便条吧!好歹告诉我们你来过’!”

    回应他的,是另一名同伴更冷的笑话:“我知道他为什么会来北欧了……”

    “为什么?”

    “资料显示,他是个富豪,在圣安娜区有9栋大楼。”说着,众人不禁往下看去,可除了废墟真是啥也不剩了,“可那头龙,拆了几十栋大楼筑巢,或许还吃了他的员工。”

    一切尽在不言中。

    那头活活被打死的铅灰巨龙,本该有着“光明”的未来,却把路给走窄了。

    嗯,愿地狱没有司诺城……

    ……

    自从破产之后,司诺城就做起了“快递员”。

    他从东京飞往北欧,领取了巨龙这个包裹。再包邮直达中洲京都,致电“业务娴熟”的解剖团队接收。

    剖龙技术专精的医生、科学家、厨师还没准备就绪,一具完整的龙尸就被扔在了京都基地的外沿。司诺城守着龙尸等来了军队,与领头人章岩交换了一个眼神,即刻前往东京。

    纵使双方没说一句话,司诺城也明白章岩的意思。有他盯着,巨龙的血肉就不怕被有心人带走。

    半人半僵的生物对血肉很敏感,没人敢在他眼皮底下偷工减料。

    大灯打起,全体就位。解剖团队震惊地望着蜿蜒巨龙,真是感慨万千:“不愧是咱们中洲的人,打龙也太利索了!看来那批新来的觉醒者有福了,马上就可以申请自己的武器呐。”

    “何止觉醒者有福,融了龙血的弹药也可以安排安排,那个对付怪物有奇效。”

    “快剖!诶,小心些,这舌头是蓝色,八成有毒……”

    “它怎么有个副脑?这是生了两个脑袋吧?”

    “应该是双头龙,然后它‘吃’了同胎的兄弟,融成了这个鬼样子。等等,我们先剖它的脑子,感觉很有研究价值!”

    中洲军民捋袖子干活,章岩则接手了最危险的取毒工作。

    对于人来讲,龙的毒汁沾一滴要命;对于章岩来讲,中毒了也就躺几天的事儿。他们分工明确、埋头苦干,剖着剖着却换了画风。

    画风十分诡异。

    “伦多刚要是长在中洲就好了……巨龙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嘘,虽然我也是这么想的,但话不能这么说。”小小声,“我们根本不想伦多刚挪窝,就是馋龙的身子而已。”

    “得了,界门一长在中洲普遍‘产量’不行。”

    “要是伦多刚在中洲——”一名大厨轻声道,“我天天趴火山口,拿85公斤的自己钓龙,它们总该会出来吧?”

    “……”

    与此同时,樱花国,沦陷之城区域。

    妖魔和鬼物想联手绞杀觉醒者,殊不知觉醒者实力太强,居然逆转局势强行把它们逼回东京。

    拿斧头的和玩闪电的战力超绝,妖魔怼上他们压根没活路。念经的和耍符箓的手段诡秘,鬼物碰到他们不是被击溃,就是被超度。

    最狠的当属俩看上去极其菜鸡的男人,凡是撞在他们手里的妖魔和鬼物,基本上死得不明不白!

    最绝的是一个女人和一个眼镜男,前者的结界坚硬无比,后者的重力场鬼物难逃。

    邵修看着斯文秀气,眼镜一戴毫无杀伤力,但他的觉醒能力很特殊,是名副其实的“重力场”。

    一般而言,以他为圆心、半径五米内的“圆”就是他的领域。在该领域里,重力值将成倍叠加。假设未跨入他的领域时,重力值为1,那么进入他的领域外圈之后,重力值就变成了2。

    距离他四米,重力值是2的平方倍,为4;距离他三米,重力值成了2的三次方,为8……越靠近他,所承受的力场越重,就算是无形的鬼物也会被压死在地上。

    故而,邵修力场一开,鬼物妖魔通通进来。江梓楹转手把结界一关,顿时谁也别想跑出去。紧接着祭出两大杀器——姜启宁和俞铭洋,跑进重力场的怪物真是当场嗝屁!

    他们堪称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组合,战绩是另外四人的两倍有余。

    觉醒者队伍像割稻子的机器一样,一茬茬收割妖魔和鬼物。而怪物们在与觉醒者的争斗中逐渐发现,缀在队伍中间的白袍男子似乎没有出过手?

    所以,是弱点吗?

    它们兴奋至极,登时把纪斯当作了突破的口子,接下来的攻势愈发疯狂。

    谁知瞌睡就有人送枕头,没等它们突破觉醒者的防线,纪斯已经侧过身走出了“安全区”,站在最显眼的位置,就那么微笑着看向它们。

    “纪斯?”祁辛黎一愣,神色大骇,“你不是……”不是说不能动手吗?

    “大祭司!”江梓楹冲他张开了盾。

    身前,一头长得像沙漠死亡蠕虫的妖魔冲他扑来;身后,传来熟悉的箭矢破空之声。

    纪斯从容不迫地伸出手,精准地捉住蠕虫口器的上下颚,猛地一撕拉!就听“刷”一声皮肉撕扯声,十来米长的蠕虫直接被他撕成了两半。

    黏腻的液体落在地上,一支灿金色的长箭擦过他的鬓发,贯穿了蠕虫背后的鬼物。

    那鬼物化作四散的灰屑,箭矢碎成璀璨的星芒。在光与影的明灭中,纪斯侧首,眸光流转:“是什么让你们觉得,不开气场之后,我就手无缚鸡之力了?”

    众人:……

    被吓了一跳的司诺城:……

    纪斯抬脚,碾碎了蠕虫的躯干。他微微歪头,长发倾泻:“光是我纯粹的躯体力量,就能手撕吞星巨兽。”

    吞星巨兽是什么,众人不懂,但不妨碍他们认识到那是一种非常牛逼的生物。

    “不动手,只是不想节外生枝。你们不必看顾我,放开手杀吧。”

    说着,纪斯转过头,看向不远处的司诺城,却发现这气运之子脸色冷淡,浑身萦绕着一股低气压。

    “你那是什么表情?”

    司诺城:……刚撕完龙还算开心,结果听说你能手撕吞星巨兽的表情,呵。

    “在想我差你多远的表情。”

    “嗯?”

    纪斯挑眉,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态,他忽然抬步朝他走近。或许是想逗逗他,或许是不喜欢看自己亲手养大的白菜那么蔫儿吧啦——

    他站到司诺城面前:“还觉得远吗?”

    司诺城勾唇:“很远。”他认真注视着纪斯,实话实说,“你的人站在这里,你的心不在这里,远到让人觉得遥不可及。”

    “哦?”

    “不过,你不必特意回头看,就像你叮嘱我们不必特地照顾你。”司诺城直视着他,一字一顿道,“我会抵达你站的地方。”

    “如果不曾让我见到绝景就算了……”

    司诺城的语气称得上温和:“见到了,就再也入眼不了其他。而对于我来说,你就是最高峰的绝景。”

    顶峰绝景,是目之所及处无上的风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