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 > 其他小说 > 卑微备胎人设翻车后(快穿) > 第140章 你待我的好我却错手毁掉(十八)
    朝辞只能别别扭扭地看着这间房子的气息瞬间被贺律沾染上一半。(om手机版)

    衣柜被塞满了贺律的衣服, 卧室内置的洗手间里也被放进了贺律的洗漱用品,桌上放了他的电脑,和朝辞的并排放在一起, 还放上了贺律平时用用惯了的水杯。

    最后贺律看向大床。因为一开始是计划着和“小律”一起住, 所以朝辞的床很大。但是之前也只有他一个人住,因此床上只有一个单人枕。

    “没有其他枕头了吗?”贺律转头问朝辞。

    “唔……衣柜里还有两个……”朝辞讷讷地说。

    贺律于是顺着朝辞指着的方向, 从衣柜里抱出了那个枕芯和枕套, 给枕芯套上枕套后,把他摆在了朝辞的单人枕旁边。

    两个软胖的单人枕放在一起, 这间房间的气息好像真的彻底被人侵占了。

    全部整理完后,贺律站在床对面的墙旁整体看了眼现在的房间, 满意地点头:“阿辞眼光真好, 房间装修得好看又舒服。”

    这是朝辞盯了两个月的装修,从设计到过程他都全程参与。周末有空时他还会帮忙装修,能省不少人工费。

    这是他准备和小律过上几十年的家, 当然是万分上心。他也希望小律在看到这间公寓时,会惊喜、会高兴。

    原本这一切在真相被揭开时都像是泡影般破碎了, 但面目全非的另一主人公, 却依着原来的预期说了期望中的话。

    …………

    这一番折腾, 也马上到中午了。

    贺律摸着肚子说:“好饿, 早上出来匆忙就只吃了片吐司。”

    朝辞:“……”

    虽然他不喜欢贺律,但是现在贺律勉强算是他的……金主?他是不是得去帮这家伙做饭了?——尽管这钱他也不太想要。

    朝辞犹疑地看了眼厨房, 却见贺律信心满满地走了出去。

    “你要干嘛?”朝辞忍不住问。

    “最近我报了个班做菜,几天下来也学了几手, 这次给你露一手!”他回头对朝辞说。

    “……”

    以前跟“小律”在一起的时候, 只有朝辞做吃的给她的份。

    朝辞对此没有半点的介意。他父母感情很好, 而且在家里都是他爸负责做菜的。在朝辞看来, 给自己的爱人做饭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也早就计划好了,两人结婚后他要给小律做一辈子的菜。

    朝辞都没指望过小律做饭,更别说现在这个在他看来骄横跋扈、自私自我的贺律了。

    【统哥,我咋觉得这货的段位突然变得这么高了?】朝辞突然问系统。

    贺律的所作所为有些超出他的意料了。原先这家伙在他心里就是个恶劣自我的小屁孩,对付一个小屁孩,朝辞都不打算花太久时间,但是现在突然就变得……奇奇怪怪了起来。

    【……问我?】一直没怎么关注朝辞这边的情况的系统突然被cue。

    【……】朝辞嘴角一抽,【也是,我不该问你。】

    他看向贺律走向厨房的背影。

    没事,他就喜欢这些意外和挑战。

    朝辞当初对装修真的很上心,这公寓虽然在面积上不大,厨房连着餐厅也就十几平米,但是却布置得十分舒适方便,看起来也不拥挤。

    朝辞平时基本上都是自己做饭的,除了工作日时中午在公司里吃盒饭,因此他冰箱里的食材也不少。

    “你有事的话先去忙吧,等做好了我再叫你。”贺律对朝辞说。

    他说着已经打开了冰箱,琢磨着今天的食材。

    朝辞哪儿真的放心离开。贺律这种一看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他真怕是他硬逞强后烧了厨房。

    厨房就在餐厅里面,用玻璃推门隔开。朝辞坐在餐厅的桌子上看着贺律。

    没想到他居然真的还挺有模有样的。

    至少面对那些厨具看起来使用得都挺从容的,没有手忙脚乱——朝辞对他也就这么点奢求了。

    忙活了四十分钟后,贺律从厨房里端出了番茄炒蛋、香菇木耳炒五花肉、南瓜汤、还有洗好的葡萄。

    看起来还行,多好看多香算不上,但是至少没有让朝辞看一眼就没食欲的地步。

    没有明显的荤菜,估计是这家伙也不太会弄。

    话说番茄炒蛋是不是所有学厨艺的小白学会的第一道菜啊——等等,应该是蛋炒饭。

    朝辞心中漫无边际地想着。

    “尝尝看好不好吃。”贺律给朝辞递上了一双筷子,期待地看着他。

    看起来,一般般吧……也就他们公司大锅饭的水准。

    朝辞想着,但是虽然他自己做饭很好吃,但实际上他是不怎么挑的。

    尝了几口后,发现味道也的确就是大锅饭的水准。

    看着贺律发光的桃花眼,换做是旁人,朝辞还可以违心地夸上几句,但是是贺律……

    他就不咸不淡地说了句:“一般。”

    贺律有些沮丧。眼眸瞬间黯了下来,垂下了头。像一只耷拉着脑袋的大狗。

    朝辞是个老好人,按照他的人设,这时应该感到愧疚了。

    毕竟他就是这种,无论别人怎么过分,但还是很容易心软、很容易反省自我的人。

    朝辞面上是这样表现,心中却是越发敲响了警铃。

    这个小屁孩现在的段位是真的有点高了。

    “也不算……太难吃吧。”他说了一句不算是安慰的安慰。

    贺律却瞬间精神了起来,高兴地坐在了朝辞面前:“才学没几天,以后会越来越好吃的。”

    “其实也不用……”朝辞有些别扭地说。

    他不需要贺律给他做饭,贺律也不需要。像他这样的有钱人,去吃那些星级餐厅,或者自己带着私厨,不好吗?

    贺律搬来的第一天,他们之间诡异地相处良好。

    主要是因为贺律这边,不知道为什么态度变得奇好。

    明明前几天他还在步步紧逼……

    朝辞手头还有些活干,已经陪着贺律浪费了一上午了,下午他就算心中再怪异也只能去书房勤勤恳恳地办公。

    在他开始干活前,贺律也来这书房看了一眼。

    老早前朝辞就想着买房子,毕竟这是每个社畜的目标,但是认识“小律”后,他才打算装书房。

    在此之前他没考虑过。平时办公的话,在卧室里摆个桌子也一样,他也不怎么爱看书。

    但“小律”却是个爱读书的文科女孩,或许书柜对她来说跟衣柜一样重要吧。在这样的设想下,朝辞装了这个书房。

    然而后来他才知道,贺律根本不是络方面的专业。

    这间公寓,处处都昭示着贺律的罪证,和对他的控诉。

    平时朝辞也都是在卧室里工作的,但是现在贺律要跟他住一起,他在那卧室怎么呆都不自在,索性来了书房。

    贺律看了这间书房却很高兴,他说:“阿辞还准备了书房啊?那我那些书可算有着落了。”

    隔天他就把自己那一大堆书搬了过来。基本都是一些理科的专业书,有络信息方面的,还有数学、物理和一些经济学的。

    贺律毕竟是f大的学霸,成绩在专业里也是数一数二,跟他比起来,朝辞这个普通一本毕业成绩还中下游的就是个实打实的学渣。

    把朝辞这比较空荡的书架都塞得满满的。

    当然,这是明天的事情了。

    这天晚上,对朝辞来说也十分难熬。

    朝辞坐在卧室里,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有些坐立难安。

    十几分钟,贺律出来了。披了条松垮的浴袍。

    朝辞是个不折不扣的瘦弱白斩鸡,毕竟他算是个程序员,还能保持着茂密的头发已经很不错了。平时他身边也多是这样的人,因此倒不太自卑。

    但是,贺律这小子犯规了吧?

    浴袍下一块块腹肌线条优美而富有爆发力,两条长腿看起来真的是又长又有力,更过分的是那两条隐入下|腹的人鱼线。

    朝辞还偷偷数了数,真特么有八块腹肌。

    吃惊完后,他心中更加忐忑了。

    虽然贺律让他签的那份合同其实不是包养合同,但是在朝辞看来就是。既然是包养,那……

    他是直男,想到这事就觉得抵触。

    然而贺律关了灯上床后,却只是老老实实地躺在了朝辞另一侧。

    朝辞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中更加奇怪。

    难道是他自作多情了?贺律对他其实没有那方面的意思?

    可是如果没意思,他又何必做这些事情?

    朝辞整个疑惑了,他不是自作多情的人,相反还很自卑。这样的情况下他都觉得贺律喜欢他了,没道理是真没意思。

    难道是贺律只是又想到什么新的方式来捉弄他?

    朝辞想不通,但是贺律也没想着解释。只是拍了拍朝辞的肩膀,低声说:“早些睡吧。”

    青年的声音低哑,声线却十分优美,在寂静无声的夜晚显得格外动人。

    朝辞却因为肩膀这一下的陌生触感而浑身僵硬,一夜睡得又迟又不安稳。